•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59章、托付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洛远秋的府邸离马本财的宅子有一段距离。

他没有选在最繁华的地带,而是在城东一片整齐划一的住宅区里安家。

田致雨到的时候天还亮着,他报了自己的名字,门童进去传话,不一会儿洛远秋竟然亲自出来迎接他。

“田小兄弟,几日不见,风采依旧啊,”洛远秋笑着上前,拉着他的手问候,眼神里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洛大人竟然亲自出来迎接,在下受之有愧,洛大人太抬爱了,”田致雨连忙回礼道。

“欸,什么抬爱不抬爱的,以田小兄弟的才华,洛某本应亲自驾车到府上迎接的,只是别人看到不会说洛某高调,反倒会说田小兄弟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啊,”洛远秋丝毫看不出郁郁不得志的忧郁,一脸豪爽的微笑。

“多谢洛大人替在下考虑周全,”田致雨跟着洛远秋往里走,看到他这宅子不算大,不止比不上晋王府,就是比马本财的宅子都要小不少。

不过他的宅子里布置的非常有诗意,有假山有活水,跟苏忆瑾的小院一样,也栽种着不少的梅花树。

跟着洛远秋走到他家西暖阁,屋子里已经布置好了各种餐具,只等着客人到齐就开始上餐。

洛远秋丝毫不在意两人相差好几十岁,对待田致雨就像对待好朋友一样,拉着他坐下。

“洛大人,今晚都还邀请了哪几位啊?”田致雨看餐具的摆放,应该还有三四位客人。

“还有几个人,放心吧,都是熟人,一会儿来了你就知道了,”洛远秋笑道:“田小兄弟,上次老夫将你做的诗词,以及你的所作所为上书给皇上和丞相,要求无论如何不能把你这样的人才交给北夷人,还好皇上和丞相听从了老夫的建议,拒绝了北夷人的要求,为我东阳保存了文脉啊。”

田致雨已经从张斌那里听说了皇上给施广英密信的事儿,因此非常感谢洛远秋,道:“致雨得以留在东阳,洛大人帮了太大的忙,致雨感激不尽,不过洛大人,你可以直接喊我致雨,喊我小兄弟,致雨总感觉有些不自在。”

“好,好,就叫你致雨,致雨你大可不必客气,这是老夫的责任和荣幸,如果东阳失去你,损失超过百万雄兵,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在老夫看来,是千将易得,致雨难求啊……”

洛远秋显然非常欣赏田致雨的才华,也很喜欢他这个人,一直拉着他的手:“不知道致雨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可否会参加科举,进入仕途?”

田致雨摇摇头道:“致雨暂时没有这个考虑,接下来我会和两位兄弟下江南,然后再决定要去哪里,近些年可能以游览山川为主,等长些见识之后再打算将来。”

洛远秋听他没有科考的打算,不免有一些失望,不过还是鼓励道:“也好,也好,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样能增加见识,如果以后再当官,不至于当个鼠目寸光的官。对了致雨,我听说除夕之夜,苏大家在春意阁和来自京城的文大家为你那首《破阵子》谱了曲,不知道你觉得曲子怎么样?”

田致雨点点头道:“我很喜欢,两个人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堪称完美。”

洛远秋非常遗憾地道:“可惜老夫那夜没去,没能亲耳聆听,今晚本来想邀请苏大家也来参加宴会的,不过我毕竟不是晋王,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说完脸色有些尴尬。

田致雨猜测洛大人可能也去春意阁,想要邀请苏忆瑾来赴宴,可能春意阁的掌柜给拒绝了,不由得想笑,心想这个掌柜可真不给安抚使大人面子,道:“如果洛大人想听,我找个时间带着苏大家过来,弹给大人听。”

洛远秋狐疑地看着他,道:“你可以邀请的动苏大家?”

田致雨本就想着自己离开之后,委托洛远秋照顾苏忆瑾,因此也不隐瞒,道:“不瞒大人说,在下和苏大家在除夕之夜秉烛夜谈,之后又几次交心,发觉双方情投意合,于是便私定终身了,还望大人不要见笑。”

“哦?竟有这事?”洛远秋听完田致雨的话显得既惊又喜,道:“这真是太好了,你们两位简直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又都是少年男女,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老夫很替你们开心。”

田致雨道谢之后道:“所以如果洛大人愿意,在下可以带着苏大家到府上来,为洛大人弹奏几曲。”

洛远秋听完后很激动,道:“那敢情好,如果能私下聆听苏大家弹奏,老夫这一辈子也算圆满了。”

于是田致雨跟他约定了时间,想了想又道:“其实关于苏姑娘,致雨还有一件事想恳求洛大人帮忙呢。”

“尽管说,尽管说,只要老夫能帮上忙,肯定会全力以赴,”洛远秋豪爽地答道。

于是田致雨把自己内心的担忧说给了洛远秋,请求在自己离开之后,他能多多关照苏忆瑾。

洛远秋思考了一下道:“好,老夫答应你,只要在老夫的职责范围之内,老夫就会用尽所有能力保护苏姑娘。”

听到洛远秋这话,田致雨内心又安心了一大截,再怎么说洛远秋也是蒲州道安抚使,已经相当于一个省委书记了,只要他开了口,晋王世子无论如何都要给一个面子吧。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儿,门童来报说几位客人都已经到了门口,洛远秋马上说:“致雨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出去迎接他们。”

不一会儿洛远秋带着三个人进来了,果然都是熟人,为首的是蒲州道转运使张逢辰,后面则是罗琦和暖月。

田致雨在这里看到暖月也是既惊又喜,自上次一别之后,已经有十来天没有见到她了,他还以为暖月已经和罗琦回疏国了,心里还有些怅然,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见了。

他看暖月望向他的时候,目光也是一喜,两人心有灵犀一般对视一下,然后同时转开目光。

几个人寒暄之后,依次落座,洛远秋便吩咐下人开始上酒菜,几个人闲聊一阵之后,张逢辰忽然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前几天发生在明德街上的杀人事件?”

明德街正是田致雨击杀郑陆秋的那条街,田致雨想张逢辰提到的杀人事件,应该就是这件事,不由得内心一紧。

洛远秋道:“这件事儿我也听说了,说死的是晋王府上的郑陆秋。”

张逢辰点点头道:“正是他,本来巡抚衙门想要调查一下,不过晋王硬说没有这回事儿,不让衙役们过问,不过既然死的是王府的人,我们也就懒得管了。”

“只是这人死的蹊跷,”洛远秋道:“这个郑陆秋是河北剑社掌门郑伍秋的亲弟弟,武功据说也不低,况且又是王府的人,什么人会去杀他呀?”

“河北剑社?这个剑社很厉害吗?”田致雨问道。

张逢辰点点头道:“很厉害,作为北方第一大门派,河北剑社已经创立了上百年了,现任掌门人郑伍秋不但武功高强,在朝中也有很深的人脉。所以晋王来太原就藩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河北剑社拜访郑伍秋。”

田致雨听了直咂舌,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还招惹了这么大一个门派,要是他们掌门人知道自己杀了他弟弟,会不会找自己报仇啊。

“不过江湖中事,我们历来也不多掺和,只要不涉及平民百姓,打打杀杀就任由他们去吧,”洛远秋道。

几个人又谈论了几句,这个话题就过去了,酒过三巡,罗琦突然开口道:“致雨,我听说除夕之夜,你在春意阁出了三个上联,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对得出下联?”

这个话题一出,马上让洛远秋和张逢辰也加入了进来。

从大年初一开始,这三幅上联就已经在太原城传开了,所有读书人无不以对出其中一个为自己的目标,可惜不但那些年轻学子想不出来,便是这些读了半辈子书的家伙,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

“是啊致雨,老夫这些天冥思苦想,硬是想不出任何一个,这些对子可有下联?”洛远秋本来不想从别人那里听到答案,可是他自己又真想不出来,只得满含期望的看着田致雨。

田致雨撇了一眼暖月,见她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也在期待答案,便笑着说道:“在下这里倒是有几个不算完美的下联,可是一旦说了出来,岂不是会剥夺了读书人思考的乐趣?”

“什么乐趣不乐趣啊,老夫想的头都要裂开了,致雨你便说出其中一个,让我们知道确实有下联,这样剩下两个我们也好有些信心,”张逢辰道。

“正是正是,致雨你随便说一个,也算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洛远秋也道。

看着这群封疆大吏抓耳挠腮的样子,田致雨不禁想笑,如果他不说出其中一个,怕是未来一段时间他们都会夜不能寐,白天也没精神干其他事儿,想了想道:“那我就说出其中一个吧,也是我认为最难的,就是烟锁池塘柳。”

“可以可以,老夫也觉得这个最难,下面两个尚还可以找到一丝头绪,这个实在没有任何眉目,致雨你快说,”张逢辰也是急性子人,开始催促田致雨。

“这个烟锁池塘柳,在下这里有两个下联,其中一个是炮镇海城楼,这个下联与上联的火、金、水、土、木能分别一一对应上,只是上联的烟锁池塘柳的意境优美,给人无限联想的空间,这个炮镇海城楼则在意境上单调许多,远没有上联的美感。”田致雨娓娓道来。

“炮镇海城楼?确实是好对,不说意境上,老夫觉得只要能匹配上五行,有实际意思就已经很不错了,”洛远秋道。

张逢辰和罗琦也点点头,罗琦又道:“难不成致雨你还有更完美的下联?”

田致雨道:“在下知道剑南道有一条江叫锦江,也是诗圣杜工部生活过的地方,他曾经留下数首关于锦江的诗歌,比如‘锦江春色来天地’,比如‘锦江春色逐人来’。在下虽然没有去过剑南道,更没有见过锦江,不过在在下的想象力,有这样一副画面,就是锦江的河堤上遍种桃树,一到春天三月份,桃花一树一树的盛开,远远望去好似鲜红的火焰,无比壮观,所以在这样的想象中,在下想了这样一副下联,便是‘桃燃锦江堤’,觉得要比炮镇海城楼在意境上更符合一些。”

“妙啊,桃燃锦江堤,确实在意境上远胜上一个,而且其中又包换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确实是千古绝对,”洛远秋惊喜之下拍了一下桌子,震得碗里的酒都洒了出来。

罗琦和张逢辰片刻思考之后,也纷纷赞叹这确实是最好的下联。

田致雨又看看暖月,见她只是微笑着望着自己,跟两人私底下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不同,她此刻就安静坐在罗琦身边,像个淑女一样。

田致雨忍不住给了她一个‘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的表情,暖月马上回了一个‘脸皮真厚’的动作。

三个又感慨一阵,张逢辰又道:“那另外两个上联呢?致雨是否也有如此绝妙的下联?”

不是说好只说其中一个嘛,田致雨狡猾的笑笑,道:“另外两个也有,不过几位大人,不觉得能够慢慢想,其实也是一种乐趣吗?”

几人哪里不知道田致雨这是在提醒他们,说好了只提示一个,都嘿嘿一笑,接着喝酒吃菜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