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55章、狩猎(上)

路人张无敌 / 2020-09-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接下来的三四天安静无事,马本财每天忙忙碌碌的准备自己的货,只有天黑才能见到他。

田致雨白天和乌力罕切磋武艺,晚上修炼内功,过了午夜就去看望苏忆瑾,经过几天的你侬我侬,两个人已经亲密无间了。

田致雨能感觉到,有好几次,只要他愿意,都可以完全地占有她,可是他也深记得文素衣临走前说得话,所以还是守住了最后一道底线。

这天上午吃过早饭,马本财一反常态没有出门,而是对着田致雨和乌力罕道:“今天大晴天,咱们去狩猎吧。”

“狩猎?”两人同时问道。

“对啊,边疆的习俗,闲暇之时,就约上两三好友,骑着马,到郊外去狩猎。现在太原府西边的林木草场,都还盖着厚厚的雪,那些断食了几日的兔子啊狐狸啊野鸡啊什么的,都开始出来觅食了,正是狩猎的好时候,”马本财擦擦嘴道:“乌力罕兄弟,你是东夷人,对狩猎很熟悉了吧?”

乌力罕点点头,道:“我们倒是有这个习俗,不过一般狩猎都是在春夏之交和秋冬之交,冬天倒是比较少。”

“这里跟你们那里还不一样,你们狩猎是为了填饱肚子,这里狩猎纯属娱乐,”马本财道:“而且狩猎男女老幼都可以参加,可谓举城欢庆的活动。”

“那这狩猎一般都用什么工具呀?”田致雨问道。

“弓箭呀,”马本财回答道:“当然,你也可以用别的,不过别的工具哪里有弓箭好用?”

田致雨倒是挺感兴趣,想要参加,便怂恿乌力罕一起去,乌力罕看田致雨兴致勃勃,不忍拒绝,也答应了。

饭后马本财喊老秦去仓库把弓箭什么的都拿了出来,田致雨看这弓和箭都要比云中城的小一号,拎起来也不重,应该是专门为业余人士准备的。

马本财又去换了一身方便骑马的衣服,三个人就出发了。

出了西城门,又往西走了十几里路,就看到眼前是白茫茫的大片草场和树林,田致雨以为他们已经够早了,没想到此时草场上已经有不少的人了。

“马大哥,这狩猎可有讲究?比如划分区域,先到先得之类的?”田致雨又问道。

“没那么多规矩,谁射到就是谁的,每一支箭上面都有记号,都能看出来是谁家的,”马本财看上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咱们三个之中,射的最准的是不是乌力罕大哥了啊?”田致雨道。

马本财嘿嘿一笑,道:“这个可不好说,不如咱们三个也来点彩头?以一个时辰为例,时间到了之后看看谁的猎物最多,最少的那个,今晚请客去春意阁,如何?”

乌力罕倒无所谓,作为草原上长大的游牧民族,骑射几乎是一种本能,他看了看田致雨,田致雨倒没什么经验,不过他觉得应该也没有多难,再说自己和乌力罕身上都有不少钱,就算输了请客也请的起。

况且无论谁请客,花的都是马本财的钱。

三个人便约定好,各自骑马出发了。

为了不彼此干扰,三个人分开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田致雨朝着草场和树林交界的一带,他的经验,那里应该是动物最多的地带。

到了那一带之后,他四处寻找猎物,很快就发现了一只东张西望的兔子。

这兔子是灰色,所以在雪地里特别显眼,田致雨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瞄准之后自我感觉良好的射了出去,可惜差了一点点。

幸好周围没人,田致雨想到,要不得多尴尬啊。他又抽出一支箭,再次瞄准那个灰兔子,大概兔子也察觉出来了危险,竟然转头就跑。

田致雨可不想白白浪费这个猎物,他又迅速射出一箭,“砰”的一声射在了树上。

眼看那只兔子就要跑到树林深处,田致雨一时心急,从腰间摸出了一只飞镖,迅速扔了出去。

“还是飞镖好使啊,”看着被飞镖击中的兔子,田致雨自言自语道,他骑马过去,下马拎起兔子,又将飞镖擦拭好放回腰间,心想今天要想不输的太没面子,这弓箭只能少用,还得靠自己的飞镖了。

由于内功的精进,本来就又快又准的飞镖,此时更是如虎添翼,例无虚发。

很快田致雨就打到了三只兔子和两只野鸡,心想这成果已经不至于太丢人了吧。便收回飞镖,重新拿起弓箭,忽地想起来到这个星球的第一天,冯思敬带领着云中城将士在北夷人的围追堵截之下逃奔的画面。

双方都擅长用弓箭,远距离追逐的时候,大部分的伤亡都是弓箭造成的。田致雨想如果是自己的话,弓箭肯定不行的,现在没有任何压力,都一个射不中,高速行进中更不可能了。

但是他的飞镖要比弓箭厉害多了,只是飞镖数量有限,交战的时候又不能一边用一边往回捡,看来还得想办法多制造一些。

他又试了试弓箭,试着把内力注入到射箭的过程中,几次之后发现力道倒是有了,可惜准度还是欠缺。

“射箭真是一个需要多加练习的项目啊,”田致雨又自言自语着。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田致雨骑上马开始往回走,他这几只猎物都是在树林里打的,等他走出树林,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草场上已经有很多人了。

果然跟马本财说得一样,男女老少人人都拎着一把弓,在操场上寻找自己的猎物。

这么多人射箭,都不怕伤害的人吗?田致雨想到。

他慢慢悠悠的回到三个人出发的地方,却看到乌力罕正在跟人发生争执。

乌力罕此时单枪匹马,而对方有七八个人,都骑在马上,成扇状围住乌力罕。

田致雨赶紧上前,问道:“乌力罕大哥,怎么回事儿啊?”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一只野鸡,就一箭射中了,当我要去捡的时候他们当中一个人朝着那只野鸡又射了一箭,然后非说是他们先射中的,我跟他们理论,没想到这群人蛮不讲理,”乌力罕解释道。

“你个夷人,在我们东阳耍什么横,赶紧滚回你们草原上打猎去吧,那里有的是猎物,”那群人中一个人用阴阳怪气地语调喊道,他同伴们听到这话,马上跟着起哄。

乌力罕很生气,想要上前去跟他们理论,田致雨拉住他,看看那一群人,没想到一眼看过去,发现最中间的那个竟然是晋王世子。

虽然他穿的严严实实的,还用围巾包裹着嘴巴,田致雨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其他几个人田致雨都没见过,但是每一个人都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想必是晋王世子的狐朋狗友们。

正当田致雨要替乌力罕上去争论,这时候马本财回来了,他看到这情况,先问了缘由,待田致雨解释了一下,他走到那群人面前,道:“这狩猎嘛,大家都要和气嘛,不要为了一个猎物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那群人听到他这话,都哈哈大笑,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田致雨看到晋王世子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慢慢朝前走了一步,对着马本财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马本财马老板啊,怎么,马老板不好好发财,跟着野小子来跟我们抢一只野鸡啊?”

马本财一开始没发现这是晋王世子,此时听到他说话后大吃一惊,连忙道:“原来是世子殿下,老马失敬失敬。这事儿肯定是误会,误会,这两位都是老马的好朋友,老马这就过去跟他们说一声,这只野鸡归晋王世子和您的朋友们。”

这时候晋王世子身边一个流里流气的少年道:“世子,这人是谁啊?”

晋王世子道:“疏国第一富商马本财,马老板。”

那少年语带嘲讽道:“我说呢,这么豪气,原来是马老板。那这三个人,一个疏人,一个夷人,另外一个想必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三个外人来我东阳地盘上撒野来了?”

马本财敢怒不敢言,还得带上一副笑脸道:“公子们误会了,误会了,我们这就离开,几位公子玩儿的开心。”

乌力罕和田致雨也都非常气气愤,正要上前帮忙,晋王世子却开口道:“老马你们也别走,否则别人该说我们哥几个仗势欺人了。要不这样,你们三个里选一个,我们当中也选一个,咱们比一比,谁赢了这只野鸡就是谁的,怎么样?”

“不用比不用比,几位公子都是神射手,肯定是几位公子厉害,”马本财不愿意惹事,连忙说道。

“欸,马老板,话不能这么说,该比还是要比一比,要不这鸡我们拿的也不心安理得啊,”晋王世子明显想惹事儿,故意一再挑衅。

“好,那就比一比,咱们愿赌服输,”乌力罕站出来说道,平日里乌力罕性格低调,可他毕竟有着草原民族的血性,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兄弟被连带着侮辱,于是答应了晋王世子的挑战。

田致雨也不愿意退缩,不过他也知道还不能太明目张胆地跟对面那群公子哥较劲,能跟晋王世子玩儿的好的,应该没有一个家世简单的。

不过既然对方提出了比试,自己一方也不能退缩,否则显得太过软弱。他看了看自己一方,马本财的马上有四只兔子两只野鸡一只白狐狸,而乌力罕的马上则有六只兔子五只野鸡,还没算上地上那只有争议的,论箭术,乌力罕肯定是三人当中最好的。

晋王世子见他们上钩,围巾下的嘴角带着邪恶的笑,他转身对另一旁的一个人道:“秋叔,那就麻烦你出手了。”

那人有四十来岁,跟晋王世子等人包裹的严严实实不同,他只穿了寻常的衣服,脸全部露在外面。他的鹰钩鼻配上倒挂眉,加上三角眼,怎么看怎么感觉阴鸷。

他骑马走出来,朝着乌力罕拱了拱手,也不说话,一脸的傲气。

马本财见事已如此,只得叹一口气,退到田致雨身边,内心的担忧却逐渐加重。

两位选手正要去比赛,身后的晋王世子又开口了,众人听到:“我说马老板,如果咱们兴师动众,只为这一只野鸡,说出去未免让大家笑话,不如咱们再加点别的彩头?”

马本财本就提心吊胆了,听晋王世子这样说,忍不住道:“世子殿下,小赌怡情,小赌怡情嘛,如果我们输了,在下愿意再去府上给王爷和世子赔罪,任由世子处罚。”

晋王世子一副大人大量的姿态,笑道:“马老板说笑了,这狩猎场上的事儿就在狩猎场上解决,哪里还有您去我们家道歉的道理?只是一只野鸡确实不够分量,这样吧,咱们再赌上白银五千两,您看怎么样?”

其实银子马本财倒不心疼,就算送给晋王世子五千两白银他都愿意,只是这银子当了彩头之后,无论输赢自己都不讨好。赢了得罪了世子和一众公子,自己以后在太原的生意肯定受影响,输了的话以晋王世子的脾气,肯定会弄得众人皆知,那自己在太原也会毫无颜面。

此时他也不能说不,只得道:“既然世子开口了,老马愿意陪世子小赌一下,只是希望无论输赢,世子殿下还要手下留情啊。”

晋王世子哈哈大笑,道:“马老板放心,我也不是那心胸狭窄之人,这比赛无论输赢,回了太原城,恩怨都一笔勾销。”

“那就好,那就好。”马本财已经非常后悔今天带着田致雨和乌力罕来狩猎了。

晋王世子正要宣布两个人的比赛开始,他身边那个流里流气的少年道:“世子你快看,那边是不是苏忆瑾?”

晋王世子一听,目光马上朝着那少年手指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几个身着红装的女子骑着马,娇笑着朝着这里走来,其中为首的正是苏忆瑾。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