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53章、夜探闺房(上)

路人张无敌 / 2020-09-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晚饭后田致雨和乌力罕回到房间,田致雨去找乌力罕,跟他讲了今天一天的事儿之外,又把昨晚发生的奇异的事情给他讲了,问他有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乌力罕也甚是惊讶,道:“这种情况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是好像听我师父提起过,说这是只有到了大宗师级别,也就是龙榜级别之后才会有的经历,致雨你怎么会有呢?”

田致雨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也只经历了一下而已。之后无论我再怎么努力,也到达不了那种经境界了。”

乌力罕想了想,道:“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按说你现在中品内力,距离大宗师还有相当远的距离,万一这种境界存在反噬作用,我怕它会伤害到你。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在无意之间达到了六识清明,也有可能帮助你迅速度过中品阶段,到达上品。”

田致雨摇摇头道:“这怎么可能?上品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到的?我还是觉得可能就是一瞬间的错觉,不过应该不是啥坏事儿,我也不贪进,一步一步的练,应该不会走火入魔。”

接下来两人又交谈了很久,关于内功,关于招式,渐渐地乌力罕发现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指导田致雨的了,反倒是经常可以从他不经意的言语中悟出一些道理。

也许再一两个月,你就可以超过我了,真想看看一两年之后,你会是怎样一种境界,乌力罕想到。

等天色很晚,街上几乎没有行人了,田致雨去找马本财,跟他要了马车,带着秦朗秦管家一起去袁子山的家里接兄妹两个。

等他们到的时候,袁子山和袁静姗已经换了新衣服,虽然袁静姗看上去还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却干净了许多。她在哥哥的帮扶下起身,由哥哥背着上了马车。

等他们回到马本财的宅子时,几个侍女早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和一些食物,先让兄妹俩又吃了一些,然后四个侍女带着袁静姗去洗澡。

田致雨给袁子山介绍了马本财和乌力罕,少年刚开始还有点拘谨,后来见几个人都面相慈善,一点没有架子,慢慢也就放开了,不住地给几个人道谢。

不一会儿秋葵扶着袁静姗走了进来,小姑娘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显得非常瘦小,只是经过沐浴之后,不像刚才那样像个小乞丐,终于有了一丝小姑娘该有的样子。

她看到田致雨,脸上马上显得很开心,嗓子努力想要发出声音,可惜还没有恢复好,最终还是失败了。

田致雨起身,从秋葵手里接过她,将她扶在自己身边,道:“你先不要说话,再恢复几天,等彻底恢复好了再试着说话。从今天开始你就生活在这里,有秋葵几位姐姐照顾你。等过几天开学了,你便去窦先生的明远学堂读书,你哥哥就在不远处的云中城当兵。他每个月可以请一天假来看看你,你要跟着窦先生好好读书,等以后也可以做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姑娘。”

袁静姗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像是会说话,听着田致雨的话,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田致雨帮她擦拭眼泪,又道:“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就跟秋葵姐姐说,有什么需要也跟几位姐姐说,不要害羞,就当这里是你的家。”

一旁的秋葵笑道:“放心吧田公子,我们肯定把袁姑娘照顾的好好的,保证下次你再见她,肯定大变样。”

马本财也凑过来道:“小姑娘太瘦弱,不过眉宇之间也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长大肯定也了不得。小姑娘尽管在这里住着,有你田哥哥和马大哥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

小姑娘几时见过这阵势,不由得有些害羞了,本来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眼睑低垂,嘴角微扬,还真是个美人胚子。

田致雨想了想,又道:“不过从明天开始,还是称呼姑娘叫田靖吧,千万别漏了嘴,虽然咱们也不怕事,但是我们不在太原的时候居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马本财也赶紧一再强调,秋葵几个姑娘纷纷答应,表示记住了。

安排好兄妹俩休息后,已经到了午夜时分,田致雨这才想起还答应了苏忆瑾要去看她。

又等了一会儿,待所有屋里的灯都灭了,他这才蹑手蹑脚的出屋,小心翼翼地跳出墙,朝着苏忆瑾的方向走去。

走到苏忆瑾住的小院的墙外,田致雨感受了一下四周,除了偶尔的狗叫,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了,这才轻轻跳过墙,朝着苏忆瑾的房间走去。

苏忆瑾屋里灯亮着,田致雨隔着十几米就看到她的身影映在窗户上,随着蜡烛的摇摆而摇曳着。

他悄悄地走近,听到苏忆瑾正在低声哼着自己教给她们的小曲儿,听上去很欢快。

小妞看来今天心情不错,田致雨想到,他轻轻地走进,怕突然出现会吓到她,正在想如何让她知道自己来了,突然苏忆瑾推开了窗户。

“瑾儿,是我,”田致雨怕她喊出来,所以自己先轻声说话。

他看到苏忆瑾点点头,又走了两布到她窗户底下,然后示意她后退几步,自己要翻进去。

等到田致雨刚进屋子里,苏忆瑾已经扑在了他的怀里,轻声呢喃道:“田哥哥,田哥哥。”

田致雨也紧紧抱着她,嗅着她秀发上的茉莉香味儿,一时意乱情迷。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才分开,田致雨先去关了窗户,然后拉着她的手问道:“是不是等了好久了?”

苏忆瑾摇摇头,道:“没一会儿,刚才一直在唱那几首小曲儿,不知不觉你就来了。”

两个人坐下后,田致雨将兄妹俩的事儿给她讲了,苏忆瑾听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最后听到两人终于有了不错的安排,道:“田哥哥你真好,替她们想的真周到,奖励你一下,”

说罢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田致雨开心地笑笑,道:“我看到他们兄妹,就会想起你和我的身世,咱们都算是同命相连,忍不住就想帮助。虽然后来发现兄妹俩不算是孤儿,可命运比很多孤儿还要惨。”

“是啊,有这么个不靠谱的爹,真是可怜了两个孩子,尤其小姑娘,才八岁,差点被饿死,要是他们的爹知道了,会不会内疚呢?”苏忆瑾有些愤慨地说道。

“嗯,不过我现在也只能帮到这里了,袁子山入了军伍,好歹算是个正经出身,小姑娘也不知道能在学堂待几年,哎,”田致雨感慨道。

苏忆瑾紧紧拉着他的手道:“田哥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小姑娘在学堂最起码能待到十三岁,之后就看各人造化了。如果幸运的话,可以找个情投意合的人嫁了,如果不幸的话,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田致雨知道她想起了自己的命运,看她有点伤感,道:“有五年时间呢,可以发生很多事儿,你看,瑾儿不就在第三年的时候遇到我了吗?说不定小姑娘也会遇到自己的心上人。咱们不用操心那么远,好好珍惜当下就是。”

苏忆瑾点点头,开心道:“是啊,瑾儿也没想到能遇到田哥哥呢,也许是老天爷看瑾儿前面十六年都太苦太无聊了,就派了田哥哥来拯救瑾儿啦。”

田致雨轻轻将她拥入怀里,道:“傻丫头,致雨何德何能,让瑾儿倾心,遇见你才是我最大的幸运呢。”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少,安静的时候多,即便安静的时候,两个人也都是很开心,只听着彼此的心跳,就觉得这时光美妙无比了。

突然苏忆瑾轻轻挣脱他的怀抱,轻声惊道:“哎呀,光顾着跟你说话,都忘了给田哥哥倒茶了呢,瑾儿失职。”

田致雨见她娇俏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拉住她,道:“大晚上的喝什么茶呀,咱们就这么坐会儿。”

苏忆瑾这才重新坐下,把头贴在田致雨膝盖上,又开始轻声哼起了小曲儿。这次她哼的曲子不是田致雨教给她的,而是她自小学的,田致雨觉得旋律很优美,便道:“瑾儿,这首小曲儿有词儿吗?”

苏忆瑾听到田致雨的问题,瞬间脸上布满了红云,道:“有是有的,就是歌词有点不雅。”

田致雨一听来了精神道:“那瑾儿赶紧给哥哥唱唱。”

“不要嘛,真的有点不雅,”苏忆瑾撒娇道。

田致雨轻轻揪着她的耳朵,道:“不行,必须得唱,哥哥就喜欢听这些不雅的曲儿。”

苏忆瑾白他一眼,只得开口唱了起来:

天上的月儿哟,圆圆地挂在黑黝黝的天

地上的人儿哟,幽幽地看着情哥哥地脸

几日不见哟,情哥哥瘦了一圈又一圈

小妹妹心疼哟,摸了哥哥一遍又一遍

月儿圆圆哟,陪哥哥走在树林间

一不小心哟,撞在了情哥哥的身上边

情哥哥你莫怕哟,小妹妹只想和你面对面

天上的月儿终难圆,小妹妹想哥哥每一天

好不容易见了面,情哥哥你过来莫躲闪

春夜的微风夏夜的雨,小妹妹的心尖微微的颤

秋夜的促织冬夜的雪,情哥哥你不要呆呆地站

这慢慢的长日熬到了头,到了夜里才敢把你见

妹妹陪哥哥说说话,哥哥陪妹妹到永远

田致雨仔细听苏忆瑾唱完,不禁感叹,这火辣辣的情歌,真是每个时代都有,都那么抒情,那么直接。可惜最后流传下来的都是仁义道德和阉割了的爱情,这样直抒胸臆的民歌却大都消逝在历史长河里。

“哥哥你是不是不开心了?瑾儿就说不唱嘛,说这歌词不雅,现在哥哥不开心了,”苏忆瑾见田致雨陷入沉思,以为他不喜欢自己唱这样的歌,不禁有些担心。

田致雨爱昵地抚摸她的脸蛋,道:“傻姑娘,我的傻瑾儿,哥哥怎么会不喜欢呢?瑾儿唱的这么好听,哥哥都没有听够。”

“那哥哥你怎么一脸严肃呢?看起来像不高兴。”苏忆瑾撅着小嘴儿道。

“哥哥没有不开心,哥哥在想,历朝历代,得有多少这么好听的小曲儿啊,可惜大都失传了,要是都能流传下来,整理在册,那将是多好啊。”

苏忆瑾见田致雨没开心,而是在思考这个,这才放下心来,娇笑道:“因为这些小曲儿不登大雅之堂呀,那些负责写历史写文学的人都不屑于记录这些。我记得我跟师父学这些小曲儿的时候,我师父还一再叮嘱我,这些小曲儿只能私下里唱,如果是宴会,或者有大人物在场,千万不能唱,有可能要被抓起来的。当时我还小,师父的话把我吓得够呛。”

见她讲起小时候的事儿笑声不断,田致雨这才想到,她也才十六岁,应该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现在却要承担如此大的压力,不由得更加心疼。

“那些负责记录的人都是假正经,笔下写仁义礼智信,暗地里哪一个不是一肚子花花肠子?我记得西周的时候不是有官方音乐官嘛,每到春天就拿着木铎到田间地头山野乡村去搜集民歌,加以整理,这才有了诗经的原型。这些歌里不也有很多赤裸裸的感情和勇敢的追求吗?现在看看,不但丝毫不是下流,反而都成了经典。其实越通俗的东西,大众越喜欢,越是把文学艺术包装的高大上,才会越脱离群众。”

听完田致雨的有感而发,苏忆瑾猛地点头道:“哥哥你说得太好了,要是当官的都像你这样,那民间哪里还有疾苦?文学和艺术哪能这样一代不如一代啊。”

田致雨笑笑,道:“你把哥哥想的太厉害了,我也就随口一说。”

“不是的,哥哥你说的真的非常在理,瑾儿完全的同意,可惜咱们的话都没人听,只能自己发发牢骚,”苏忆瑾又撅起了小嘴。

田致雨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一时忍不住,亲了一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