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49章、昙花一现

路人张无敌 / 2020-09-1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马本财眼看着田致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吐出一大口鲜血,他大惊失色,连忙跑上前,要将他扶起来,这时候乌力罕也已经飞速下了地,落在了田致雨身旁。

田致雨摆出一个比苦还难看的微笑朝马本财摇摇手,示意他不要扶自己。

刚才最后一招,两个人都用了全力,两把剑碰撞的瞬间,田致雨感觉到乌力罕的真气顺着剑柄就到了自己体内,自己体内的真气马上进行防御,两股真气一相交,自己的五脏六腑不由自主地发生了变形。

等他被乌力罕的真气震飞,体内两股真气也越斗越凶,几乎要将他的身体撕裂,而一口鲜血郁积在胸口,上下不得。

其实他本来可以不用这么狼狈的着地,不过那股郁积在胸口的鲜血如果不吐出来,乌力罕留在自己体内的真气也就无法排除,最终会给他造成强烈的内伤。

于是他干脆调整好姿势,让后背触地,正好借助这一力道把那口鲜血吐了出来,乌力罕那股真气也随着消失了。

“致雨,你没事儿吧?”乌力罕关切地问道。

田致雨勉强笑笑,道:“我没事儿的,不用担心。”

见他还能笑能说话,马本财这才放心不少,有些埋怨地说道:“你们两个这是何必呢,切磋一下不就行了,非要真刀真枪,你看,这不就受伤了?”

田致雨慢慢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真气,发觉没有受伤,放下心来,慢慢起身,道:“马大哥,你有所不知,只要这样,我才能真正提升自己。刚才跟乌力罕大哥交手,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东西。”

说着他目光转向乌力罕,看他依旧一脸愧疚,连忙道:“乌力罕大哥,你真不必自责,刚才那次交手,正是我所希望的,不经历这样的打斗,恐怕我永远也不会提高。跟自己人交手受伤,总比跟敌人交手送命的好。”

乌力罕点点头,他也知道田致雨说得是实话,内心依旧有些过意不去。

三个人走到田致雨的房间,马本财还是有点不放心,道:“致雨,要不要我去请个大夫?”

田致雨连忙摆摆手,道:“真的不用马大哥,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很清楚,刚才那一口血只是把我体内的毒逼了出来,我一点也没有受伤。”

“你说你们两个也是,在地上打就算了,还要跑到那么高的地方,不说别的,光摔这一下就够重的,”马本财起身道:“我去给你烧点水。”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田致雨连忙起身。

马本财一把把他按住,道:“你都这样了快坐下歇会儿。”说完自己转身离开了。

田致雨有些感动,休息了一会儿,又进行了呼吸吐纳,再次确认身体没有内伤,于是对乌力罕道:“乌力罕大哥,我刚才在跟你交手的时候发现,达兰台的御草寻风和你用的招式,在很多地方有异曲同工的妙处,尤其越到精细处这相似性就越高,普通切磋还发现不了,你师父和达兰台认识吗?”

乌力罕想了想,道:“我没有听我师父说起过,不过他们两个年轻的时候都在中原待过几年,有可能有过交集。达兰台的御草寻风是他达到上品以后,回到北夷创造的,我师父的清泉石流也是他从中原回到东夷以后创造的。即使有相似性,我觉得也可能是同时受到某一种高明武功的启发。”

田致雨点点头,道:“原来你们的招式叫做清泉石流,难怪我总有无穷无尽的水一样的感觉。这名字好听,招式也绝妙。”

“致雨,刚才我跟你交手的时候,再一次领教了你的天分,刚开始你用御草寻风,还是挺多破绽,等到后面不但破绽没有了,还能找出我的破绽,可能正是这样,迫使我用出了全部功力。我在想,等你把御草寻风用的炉火纯青,万一遇到了达兰台,他会是什么表情。”

田致雨尴尬地笑笑,道:“怕是会杀我灭口吧。”

乌力罕摇摇头,道:“不一定,任何一位宗师级别的人物,都会创造一些属于自己的招式,实力越强悍的宗师,创造的招式越精妙。他们也希望有人能领悟到招式的精妙,也许达兰台见了你,会惺惺相惜呢。”

田致雨现在最苦恼的就是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途径来学习,现在跟乌力罕切磋还好,等以后真的遇到了敌人,他总不能真的用御草寻风吧?

这时候马本财带着秋葵,秋葵拎着茶壶走了进来,田致雨想到马本财可能对太原了解比较多,便问道:“马大哥,我想问一下,太原城有没有比较有名的江湖门派?”

“太原城?好像除了龙泉剑社之外就没有了,”马本财亲自为田致雨倒了一杯茶,接着说道:“这里离云中城太近了,一般军事城市附近,不会存在大的门派,朝廷怕这些门派万一出现状况,很可能几十个高手对军队的高级将领实行暗杀什么的,太过危险。”

田致雨想了想,也是,历来军事驻地都是最高机密,旁边有个厉害门派的话,始终是个心腹大患。那些江湖门派也知道要离朝廷远一些,都选在不那么机要的位置。

这晚田致雨一夜无眠,他在运行真气的时候,感觉经此一战,又有了不小的变化。

等到他全神贯注的时候,猛然间感到内心出现了一个静寂的宇宙,那里几乎空无一物,却又包含万物。慢慢地这宇宙开始朝四处蔓延,冲破了他的身体,扩散到四面八方,此时他不但可以清醒的听到旁边屋里乌力罕的梦话,甚至可以感受到马本财的房间,听到马本财的呼噜声。

等到田致雨结束运行,他自己也大吃一惊,这是一种什么状况?他很想立马跟乌力罕打听一下,正要起身,想到乌力罕正在睡觉,这个时候过去,恐怕会吓他一大跳。

他又坐定,试图再次回到那种感觉,试了好多次也没有成功,心想,这东西还有概率呢,不经意的时候出现,等自己苦苦找寻的时候,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又拿出龙泉剑,剑身上还残留着一丝血迹,晚上光想着打坐,忘了把它擦拭干净。他拿出一块布,慢慢地擦拭,渐渐觉得这把剑好像在说话,一直有轻轻地嗡嗡声。

这不会真的是一把神器吧?田致雨暗想,他又仔细地打量这把剑,从剑身到剑柄,不放过任何一处细微的地方,最后给他的感觉,除了精美就是精美。

忽然他想起了自己藏在云中城外边的武器。进城之前,为了防止那些东西造成轰动,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除了那把步枪,还有几个不同用处的匕首、一排飞镖和一把适合近战的军刀。他在想着找个办法去把这些东西取过来,可是除了匕首、飞镖和刀可以随身携带,那把步枪无论如何不能带着。

可是要怎么出城呢,没有好的理由的话,怕那个大门是不好开的。而且就算自己想办法出去了,那把步枪也不好隐藏。带回来的时候肯定会被发现。

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小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翻过天山。不过这种小路要是存在的话,施广英肯定也知道,他要么会派人把守,要么干脆给堵上。

实在不行的话,自己买一身夜行衣,晚上悄悄溜出去,反正以自己现在的功力,翻城墙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了,只是这样一来,施广英他们怕是会加强戒备,自己再回来就有麻烦了。况且觉得自己这样做未免太猖狂了,有点对不起施广英他们对自己的厚爱。

想来想去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于是他又放下龙泉,安心打坐运功,想着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刚才那种洞悉万物的感觉,在尝试几次依旧无果之后,天亮了。

吃过早饭之后,田致雨惦记着要去送文素衣回京,就跟马本财找了个借口出了门。

在朝着南城门走的路上,看到路边已经有了不少早餐摊,这里的早餐跟后世区别不大,也是包子油条豆腐脑,坐在摊位上吃的也大都是衣着破旧的各色人等。这些吃早餐的人,身边大都带着工具,诸如扁担榔头等等,看样子像是吃过早饭就要去上工。

今天不过初二,按理来说还是新年,这些人却已经开始一年的辛苦,看来无论哪个时代,最基层的人生活都最不容易。

等田致雨走到一排破旧的房屋那里,听到一阵吵闹,朝着吵闹的方向望去,看到从一条巷子里跑出来几个人。

最前面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大冬天也穿着薄薄的单衣,后面那些人好像都在追赶他,少年踉踉跄跄地跑,很快就被后面的人追上了,那几个人都是二三十岁的成年人,将少年按倒在地上后,对着少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断打还不断骂道:“以后再敢来偷东西就打死你。”

少年任凭他们打骂,只趴在地上用一只手护着头,一点也不反抗,等到那几个人打骂够了,又一人补了一脚,这才转身离开,路边过往的中年妇女和老妪,也不过摇头叹息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田致雨有些不忍,便走上前蹲下问道:“你没事儿吧。”

少年过了很久才慢慢爬起来,看了看田致雨,也不回答,便要离开。

田致雨想到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好几个小伙伴,在失去父母之后,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了填饱肚子,就去偷,去抢,结果往往是被人一顿揍,但是如果不去偷,不去抢,结果只能被饿死。

那些孩子在去孤儿院之后,性格往往孤僻,眼神跟眼前这个少年一模一样。

田致雨还是不忍,跟着他走了一段路,看他走到了一条胡同的最里边,拐进一个坍塌得很厉害的房子。

这已经不能叫房子了,除了还剩下一堵墙和上面摇摇欲坠的屋顶,剩下三面都已经被岁月剥蚀地差不多了。田致雨瞅了一眼屋里,除了一些碎砖烂瓦几乎什么都没有。

少年走进屋,走到角落里,掀开了一团破棉絮,田致雨这才看到,棉絮下面还有一个人。

少年好像丝毫没在意田致雨跟着他,他将棉絮下面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扶起来,可能牵扯到刚才的伤口,顿时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他另一只一直紧握的手慢慢张开,田致雨看到里边有一小块馒头。

难怪刚才无论那些人怎么打他,他也只用一只手护着头,原来另一只手在保护这馒头。

少年小心翼翼地将本来就不大的馒头慢慢掰碎,一点一点送到那人嘴里,那人已经蓬头垢面到看不清模样,身子虚弱到咀嚼都没多少力气,这样下去,怕是撑不了几天。

可是少年依旧倔强的喂他吃,好不容易将馒头吃下去,又拿来一个破碗,给那人喂了一些水,然后轻轻放下他,自己起身,看了看田致雨。

“你的父母呢?”虽然田致雨已经预感到那个答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死了,”少年不但面无表情,说话也不带丝毫感情。

“你多大了?”田致雨接着问道。

“十六。”

“那这个人是你弟弟吗?”

“我妹妹,八岁。”

田致雨听着一阵心酸,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孤儿才能理解孤儿。他从怀里掏出一点碎银子,递给那个少年,道:“你先赶紧去请个郎中来吧,要不我怕你妹妹这样下去恐怕会不行。”

少年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帮我们?”

田致雨道:“我也有过相似的经历,所以看到你们这样,不忍心。”

少年接过银子,道:“我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

田致雨摇摇头,道:“我不需要你报答。”

少年正要出门,听到田致雨说:“你去请郎中,我有点事儿要出趟城门,一会儿我再来看你们。”他回头又看了看田致雨,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