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41章、良宵花解语(上)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田致雨跟在红袖身后,先下了楼,然后朝着正门相反的方向走,一直走出一个小门,走到一个小院里,接着往里走。

雪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地上的积雪都已经没过了脚脖子,此时夜已深,所有的繁华都已落幕,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只留下两个人踩在雪上的脚步声。

穿过两个小院子,走到了最里边,田致雨听红袖介绍说,这处小院是春意阁掌柜的特意为苏忆瑾准备的,田致雨看到小院不算很大,却布置的十分精致,除了一座不算大的假山,和假山下面的一池水,最引人注目的是墙角一排开得正盛的梅花。

跟着红袖进了屋,又走到里屋门口,红袖道:“田公子进去吧,我们姑娘和文姑娘都在里边等你呢,”说完自己退了出去。

田致雨内心有些忐忑,慢慢推门进去,看到窗户边两个妖娆的背影,正在望着窗外的雪窃窃私语着。

这屋里的炭火烧得很旺,丝毫感受不到寒冷,所以田致雨看两位姑娘都只穿着薄薄的纱衣,身体的曼妙曲线一览无余。

见二人都没有回头,田致雨轻轻敲了敲门框,提醒一下她们自己来了。

两位姑娘停止了谈话,都站起来,转过身,笑意盈盈得朝着田致雨走过来。

一时间田致雨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看一下左边的,又看一下右边的,两个人都像画上的仙女一样,俏生生的,水灵灵的,恍然间田致雨感觉到不真实。

两位姑娘一位个子稍高,她拉着另外一位姑娘,款步姗姗地走过来后,齐齐给田致雨做了个揖,开口道:“奴家见过田公子。”

田致雨慌忙还了个礼,道:“见过两位姑娘。”

那位个子高的姑娘,田致雨听她的声音,已经知道她是文素衣,她旁边稍微矮一些,一脸羞涩的姑娘就是苏忆瑾了。

文素衣看田致雨有些拘谨,忍不住笑道:“哎呀,怎么突然搞得这么正式,又不是两国使节见面,用不着鞠躬作揖的。”

说着就走上前,一点不见外地拉着田致雨的衣袖,接着说道:“走,大才子,咱们去里边坐。”

田致雨闻到两人身上也有淡淡的清香,不过这清香跟婉婉姑娘身上的茉莉香味儿还不一样,不是一种单独的花香,田致雨猜想应该是多种香料的组合。

跟着两位姑娘走到窗前,田致雨看茶桌上已经摆好了茶具酒具,桌边的水壶里煮的水也沸腾着,此外还有几样精致的点心和小菜,对比窗外的鹅毛大雪,这一切显得异常温馨。

文素衣拉着田致雨和苏忆瑾坐下,娇笑着给三人分别斟了一杯酒,端起自己的酒杯,对田致雨说道:“奴家首先给田公子道个歉。”

田致雨有些奇怪,问道:“为何?”

文素衣俏生生白他一眼,道:“如果不是奴家邀请,料想田公子此刻应该在跟婉婉姑娘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吧?”

田致雨听完脸一红,道:“说到这个,我还要感谢两位姑娘呢。”

苏忆瑾和文素衣都好奇道:“为何感谢?”

田致雨道:“说实话,我两位大哥确实想要留下来陪两位姑娘,我却希望离开,当时正在想辙,怎样既不让两位大哥失望,我自己又不用留下来,刚好两位姑娘就来相邀,帮我解了围。”

文素衣道:“那奴家二人就不必内疚自责了,今夜请田公子过来,不为别的,只因我这妹妹倾慕你的才华,却羞于开口,我这当姐姐的只好厚着脸皮,冒昧邀请田公子过来一叙,唐突之处还望田公子见谅。”

苏忆瑾见文素衣如此直接,本就害羞的她,更加不知所措,悄悄拉了拉文素衣的衣服。

田致雨本来以为青楼的姑娘都如婉婉那样活泼开放,没想到苏忆瑾竟然如此腼腆。

她本就面若桃花,倾国倾城,此时加上一脸娇羞,真是我见犹怜。田致雨听文素衣在说话,但是目光始终忍不住飘向苏忆瑾。

“上次在晋王府,苏大家便邀请过在下,不过这几天一直在云中城,今天才来到太原,还望苏大家见谅。”

苏忆瑾见田致雨给自己解释,连忙说道:“没事儿没事儿,田公子最近也是俗事缠身,好不容易解决了北夷的麻烦,已经很不容易了。”

见二人相敬如宾的样子,文素衣看不下去了,道:“你们两个这样客气来客气去的,一会儿天该亮了。田公子你也别一口一个苏大家苏大家的了,就喊我妹妹名字吧,要不叫她瑾儿也行,我都是这么喊的。”

田致雨笑道:“这样总归是不礼貌,要不我就叫苏姑娘吧,也不失礼,也不算见外。你们也别一口一个奴家的了,咱们都自称名字吧。”

“也行,只要不喊苏大家,怎么都可以,我们姐妹也就以名字自称了。”文素衣就给两人倒了酒,道:“自我从前天到了太原,见了我妹妹,她就一直在夸田公子文采世无双,我听了田公子的两首词,今天又见一口气说出三个绝妙的上联,也非常佩服田公子的才华,不知这些诗词,田公子都是怎么想到的啊?”

田致雨笑笑,心想,我也就是厚颜无耻的剽窃一下,自己哪能写出这些,嘴上却说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不过心有所感所思,情不自禁就脱口而出了。”

“好一个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就这两句,都足以羞煞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才子们了,”文素衣感叹道:“自古以来长短句就被视为难登大雅之堂的文学,从来也是流传于我们青楼这样的地方。偏偏田公子就会写,还写得这么好,真让我们这些向来被轻视的人长志气。不知田公子可还有其他作品,能否让我们姐妹再开开眼,见识见识。”

田致雨心想,脑袋里还多着呢,就怕随口说一首,会震惊到你们,况且好东西,都是要慢慢倒出来的,可不能一口气背完了,再往后没货了怎么办?

“作诗填词都要有感而发,凭空想象出来的大都缺乏感情,也难成佳作,所以我也只会在触景生情的时候写一些,”田致雨说道。

文素衣要比苏忆瑾大胆很多,一直都笑着看着田致雨,听完田致雨的话,她说道:“那现在呢?此情此景,田公子是不是会有所感慨,为我苏妹妹写些什么呢?”

苏忆瑾又拉了拉文素衣的衣服,表示对她频频提到自己表示不满,内心却甚是欢喜。

田致雨看到二人的小动作,总感觉文素衣像是一个红娘一样,努力撮合自己和苏忆瑾。

他想了想,说道:“苏姑娘国色天香,我真不敢轻易开口,怕不小心就唐突了佳人,不但不能成为佳话,反倒成为一桩糗事。”

苏忆瑾见田致雨夸她,忍不住抿嘴笑着,文素衣见自己的傻妹妹,哪里还有一丝冷静和理智?在心上人面前只会傻呵呵的笑,小心一会儿心上人被吓跑了。

她端起一杯酒,道:“能出自田公子的口,必定是佳句,田公子不要太谦虚。素衣先敬田公子一杯,”说完直接饮尽了杯中酒。

这下田致雨被将了一军,只得想想,有什么适合苏忆瑾的诗词。想来想去,觉得写青楼女子的诗词固然多,大都是怨愁别恨、伤春悲秋的作品,想来两位姑娘可能并不会喜欢。

想到最后,田致雨只得硬起头皮道:“要写苏姑娘,胭脂水粉过于俗气,感时伤世又不免低估了姑娘的胸襟,我看姑娘院子里有几数梅花开得正好,又恰逢大雪,只有雪与梅,方能表现姑娘的冰清玉洁,所以斗胆写几句,如果不好还请姑娘见谅。”

听到田致雨这样夸自己,苏忆瑾内心早已心花怒放,又听他念出“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知他将自己比作梅花,更是开心。

她本就喜欢梅花,这才在院子里种上了一排,平日里练古筝便是对着梅花,画画也是对着梅花,有什么心事儿也是对着梅花讲,现在在田致雨的诗里,自己便成了这梅花,如何不高兴?

文素衣见苏忆瑾只顾着傻笑,眼睛里满是小星星,内心里恨不得打她几下,再把她推到田致雨的怀里,忍不住暗暗叹一口气,道:“田公子果然才思敏捷,这首诗用来形容我这傻妹妹再合适不过了。我们虽薄命,沦落青楼,可是我这妹妹却心比天高,只愿意以技娱众,绝不会以身委人。田公子把我的傻妹妹比作梅花,真是说到我们的心坎里了。”

说道这些,可能一下子勾起了文素衣的伤心事,所以语调变得有些凄凉,田致雨见状,道:“两位姑娘都是红尘中的奇才,巾帼不让须眉,眼下就算在这烟花之地,也不能掩盖两位姑娘的超凡出尘。”

文素衣接着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姐妹也知道洁身自爱,可是这两年还好,再过几年呢?我们这样的出身,不要说大户人家的公子,就是一般人家,也未必愿意收留我们。能找个正常人家去做小,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田致雨想到古代那些名妓最后结局都不大好,那些普通的青楼女子的下场可能就更惨了,内心顿时为两位姑娘增添了不少牵挂。

“两位姑娘且不必悲伤,自古天无绝人之路,我想以两位姑娘的才情,总会有适合你们的生活方式的。”田致雨也知道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里,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文素衣笑笑,道:“田公子,承蒙你不嫌弃,不像那些登徒子,所为不过我们的身子,公子还愿意跟我们喝酒聊天,为我们填写诗词,已经是这个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如果田公子不嫌弃,以后可否让我妹妹跟在你身边,哪怕只做一个伺候你穿衣吃饭,焚香研墨的侍女也行?”

“姐姐,”苏忆瑾害羞地躲在文素衣身后,不敢看田致雨了。

田致雨看看文素衣,又看看苏忆瑾,道:“承蒙两位姑娘厚爱,如果此生能有苏姑娘这样的红颜知己,在下三生有幸。只是眼下,在下身无长物,说实话,自己都还养不活,怕姑娘跟着我受苦。”

文素衣白他一眼,道:“我们姑娘自己会赚钱,能养活自己。况且我也没说现在,我们姑娘还跟春意阁有合约,得两年之后才有自由身。虽然合我们姐妹之资,现在也能给我妹妹赎身,不过春意阁的掌柜对我们姐妹都有恩,如果此时就离开,会落下忘恩负义的名声。不过田公子你放心,我妹妹无论何时,都是只卖艺不卖身,会为公子留下清白之躯。”

文素衣见傻妹妹也不说话,田致雨只看着傻妹妹傻笑,真是一对活宝,笑着说道:“酒壶里的酒喝完了,我出去取一些去,你们俩先聊着。”说完她挣脱苏忆瑾的手,轻盈盈的起身出去了。

田致雨看着娇羞的苏忆瑾,开口道:“姑娘。”

苏忆瑾低声嗯了一声。

田致雨毕竟还是脸皮厚,道:“要不你坐过来一些吧,咱们说说话。”

苏忆瑾点点头,慢慢地挪到了文素衣原来的位置。

田致雨也稍稍挪动了一点点,两个人此刻近在咫尺,暧昧在这咫尺地空间里迅速膨胀,似乎要淹没这两个人。

虽然以前没谈过恋爱,田致雨也知道一些哄女孩子的方式,不过两人算是第一次见面,田致雨不能操之过急,他只是轻轻牵住苏忆瑾的手,道:“姑娘才情也是名满天下,能与姑娘结为知己,是我的荣幸,如果两年后,你还愿意,我也有能力,那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去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长相厮守吧。”

苏忆瑾终于敢抬起头,看着田致雨,点点头,道:“如果那时候公子不嫌弃,瑾儿愿意随公子去任何地方。”

田致雨刚知道这个江湖世界的时候,内心里最强烈的愿望就是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要潇洒自在的生活,方不负来这个世界一遭。

不过那时候他想着,要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红颜知己不知道何年何月呢,谁想到走出监狱的第一天,不但有了一把绝世宝剑,还俘获了一位绝世名伶的芳心,这一切对田致雨来说,好像都太快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