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40章、成名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接下来沈义山经过片刻的休息,又拉动了他的三弦,本来热闹的大厅瞬间又恢复了安静。

这一次他的唱段跟前面那段不一样了,音调之间有了戏腔,田致雨听了一会儿,听明白唱的是三国里,刘备到吴国迎娶孙尚香的故事。

这故事其实也没多大新意,内容大家也都耳熟能详,只是这老先生唱功实在了得,众人听得都如痴如醉。

不过这次下面观众的反应跟前一段有些许不同,偶尔能听到低声的说笑,还有一股萌动的暧昧。田致雨细细听,才发现老先生的唱词里,添加了不少荤段子。

最让观众开心的部分,是老先生唱到刘备和孙尚香洞房花烛夜,一般戏曲重点都是讲孙尚香在洞房里布满了刀枪箭簇,连侍女都是身穿铠甲,腰佩宝剑,吓得刘皇叔大吃一惊。

而这位沈义山老先生,重点却是刘皇叔怎样与孙尚香颠龙倒凤,一把年纪却雄风不减。

由于过多的细节描述,下面的观众笑声越来越暧昧。

老先生唱第一首的时候,一脸端庄严肃,声音也高亢激昂,等唱到刘皇叔洞房花烛这段时,不但曲调调皮,脸上也尽显风流本色。

等他唱完,台下爆发的并不是掌声,而是此起彼伏的“再来一段,再来一段。”

马本财明显也感觉听得不过瘾,嘴里一直哼着刚才老先生的唱词,那感觉,像是比自己真个风流快活还要享受。

田致雨知道,从古至今,情色文化在民间都深受老百姓的喜爱,只是形式变化了一些。

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子里,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怎么赚钱养活自己,眼前不就有一条活生生的道路吗?

虽然自己背不过兰陵笑笑生的作品,但是写个类似的,想来还是很有可能的。如果出版成书,想必会很受欢迎的。

恢复神智的马本财看田致雨一脸神秘的笑,以为他也沉浸在沈义山老先生的唱词里,忍不住道:“两位兄弟,咋样,今晚没白来吧?前面的小曲儿可听可不听,跳舞可看可不看,但是沈老爷子这弹唱,可绝对不能错过啊。”

他这话一出,屋里的三位姑娘可不乐意了,马上佯装不开心,纷纷朝马本财撒娇。

马本财连忙又道:“我错了我错了,其他人跳舞可以不看,三位姑娘的必须欣赏,必须欣赏。”

三位姑娘依旧不依,直到分别罚马本财喝了一杯酒,这才作罢。

下面的观众一直叫喊着,要沈老爷子再来一首,而沈老爷子可能只拿了两首的钱,还是站起身,摆摆手,在观众的一片挽留之中,颤颤巍巍的走下了台。

马本财看着老爷子佝偻的身躯,道:“哎,沈老爷子岁数大了,这走路一天比一天慢,不知道还能听他几次。”言语中无限惋惜。

下面负责主持的中年男人又上台了,狠夸了沈老爷子一顿,接着说道:“恭送完沈老爷子,我们也将迎来今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表演,想必大家都期待已久了,”

他话音刚落,下面观众立马将欢呼提高了三个声调,刚才对老爷子的留恋立马消失不见了。

那中年男人也确实会调动气氛,一直看着下面的人欢呼,等到欢呼声音渐渐平息,这才接着说道:“下面,即将出场表演的,是我们春意阁的当家花魁,苏忆瑾苏大家,”他这一停顿,人群又是一阵欢呼,他接着说道:“还有来自京城落梅馆的文素衣文大家。”

田致雨听到了今晚以来最爆裂的欢呼,整个屋顶仿佛都要被掀开,而且这欢呼声一直持续着,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田致雨想到上次在晋王府,苏忆瑾苏大家曾经让自己的侍女传信,说他要是去了春意阁,务必找她一见。

田致雨刚来的时候想着她今晚有表演,加上和马本财与乌力罕在一起,便没有告诉她。

现在她要表演了,田致雨也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两位青楼花魁长什么样,让这个世界的男人们如此疯狂。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台子上进来几个小厮,将台子的中央围起了一圈帷幕,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下面的叫好声越来越大,应该是两位姑娘出场了,但是只能看到帷幕里有人影走动,却看不到人。

搞得这么神秘吗?表演也不露脸?田致雨不禁想到地球上那些不露脸的主播们,得有三分之二是不敢露脸,一旦露脸,自己的粉丝得连夜收拾行李逃跑。

这两位不会也是春意阁蓄谋已久的噱头吧?田致雨想。

这两位当中,苏忆瑾擅长古筝,文素衣擅长萧,所以第一首是两人的筝箫合奏。

苏忆瑾的古筝弹得非常有气势,细听来好像有金戈铁马之声,而文素衣的萧则是婉转悠扬,好像有无尽的温柔缱绻在里边。

田致雨听着听着,感觉出来,她们俩的合奏,似乎就是为那首《破阵子》在配乐。

古筝表现得是战场杀敌,戎马一生的悲壮,萧则表现的是郁郁不得志的忧郁。

田致雨没想到,短短几天苏忆瑾就为那首词谱出了曲,还是跟文素衣一起合奏。

果然,当金戈铁马之声渐渐消逝,萧的声音逐渐变成了主旋律,正如苏轼那首《前赤壁赋》里说得一样,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在最尾声的时候,田致雨听到苏忆瑾的声音传出来,朗诵的正是《破阵子》。

当她徐徐地朗诵时,下面很多观众已经心有戚戚然,当她最后一句“可怜白发生”说出来时,现场竟然也有了低泣声,跟那天洛远秋的表现一样。

演奏结束后,现场有片刻的安静,然后瞬间掌声雷鸣。

田致雨屋里的三个人也在一直认真听两人的演奏,马本财听完之后,道:“好听是真好听,就是声音有点哀伤,好像跟除夕夜不大搭配。”

而乌力罕听完则是一脸若有所思,道:“确实有些凄婉,不过这样的谱曲,这样的填词,任何时候听都合适,都会让人肃然起敬的。”

片刻之后,苏忆瑾和文素衣开始演奏第二首,跟田致雨预想的一样,果然是《苏幕遮》。

不过这次两人没有跟第一次一样,先是纯演奏,最后朗诵,而是从一开始便唱。苏忆瑾的声音田致雨上次已经欣赏过了,依旧跟那次一样空灵优美,等到文素衣唱的时候,田致雨又领略了另外一种美。

文素衣的声音颇有女高音的威力,她一开口,本来的温柔缠绵一下子变成了另一种味道。同样的思乡愁离人愁,在苏忆瑾嘴里是让人肝肠寸断,但是文素衣唱出来,却有几分豁达在里面。

等此曲唱完,在台下的欢呼声中,中年男人走上台,宣布今晚的表演已经全部结束了,有需要继续留下来享受其他服务的可以找小厮,没有的便可以离开了。

下面马上有人道:“稍微等一下,我很想知道,苏大家和文大家,刚才的两首曲子里的词,是何人写的?”

果然,此言一出,很多人附和着也开始问。正

如那次晋王说得一样,长短句在这个世界里是上不得台面的文学,只有在勾栏酒肆这些地方才会流传,流传的内容也不高雅,所以长短句长久一来一直不为正道文人所接受。

今天在座的,大都是经历过正规教育的,素来也以诗歌为钻研对象,至于长短句,则甚少考虑。今天两位大家唱的,完全让他们震惊了,让他们产生了颠覆性的认识。

台上的中年男人看到这些观众还不愿意走,不由得脸色有点不高兴,不过来者是客,他也不能表现出来,只得转身低声跟帷幕里的两位大家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帷幕里传来苏忆瑾的声音:“既然诸位都如此好奇,那奴家也只好实话实说,这两阙词的作者,现在也在这春意阁,就是刚才给诸位出上联的那位公子。”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瞬间又沸腾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田致雨的方向,田致雨暗想糟糕,赶紧让婉婉姑娘把窗户关上了。

不过下面那些士子们已经开始骚动,有几个已经想着要上楼去找田致雨了。

好在这春意阁里的护卫不少,分别把守住楼梯口,不让这些疯狂的家伙们上楼。笑话,楼上这些人非富即贵,打扰到哪一个,他们这些护卫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此时,马本财和乌力罕都一脸吃惊地盯着田致雨,就像不认识他一样。今晚让他们俩震惊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他们本来以为挺了解田致雨了,但是此时才直到,他身上还有太多太多他们不知道的。

马本财像是挖出了宝矿一样惊喜,道:“田兄弟,你什么时候给苏大家填的词啊?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面的啊,为啥我都不知道?”

田致雨没想到今晚还会折腾出这么多事儿,正好外面进来一个小厮,说下面有不少人执意要见田致雨,不见到他就不离开,掌柜的让他们先在屋里等候,等外面的人全走了之后再离开。

马本财答应之后,田致雨想,这些人,不会就成了我的粉丝了吧?原来古人作为粉丝的时候,也会这么疯狂啊,粉丝文化可真可怕。

马本财又问田致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田致雨想了想,如实说道:“马大哥,乌力罕大哥,你们还记得前不久北夷大军来的时候,说是要东阳交出一个人吗?”

马本财和乌力罕都点点头,马本财说道:“当然记得,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田致雨知道,以马本财的人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早晚也都会全知道的,而他也本来没打算对乌力罕有任何隐瞒,于是就把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二人。

听田致雨讲完之后,两人都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天天跟自己一起住监狱的田致雨,生活竟然要比他们丰富这么多。

更神奇的是,他们本来以为田致雨是个武学天才这件事已经够不可思议了,谁能想到他竟然还是个文学天才。

乌力罕倒还好,他心目中田致雨已经是无所不能的了,而马本财还有点蒙圈,洛远秋他认识,还算比较了解,为人正直,并且写得一手好文章,能让洛远秋夸赞为天才的人,定然不是浪得虚名。

他本来想着,作为投资,要好吃好喝伺候好田致雨,只要他开口,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好像远远不够。

他在想自己手里还有什么可以用在田致雨身上的东西,良久之后决定,以后要尽自己的最大可能,给他全方位的照顾。

等马本财把自己能想到的好词都用在田致雨身上之后,还是觉得自己夸得不够。正在懊恼之际,一个小厮进来,说外面的人已经全部走完了,他们也可以离开了。

小厮出去之后,婉婉三位姑娘有些依依不舍,尤其婉婉,她此时看田致雨,就跟妖怪们看见唐僧一样,恨不得吞到肚子里。

马本财身边那位姑娘搂着马本财的胳膊道:“马老爷,现在外面雪还正大,要不你们三位就别回去了,我们好好伺候你们。”

田致雨看马本财有些意动,憋了这么久,马本财确实想着释放一下,又有些顾及田致雨和乌力罕。

田致雨再看看乌力罕,发现他竟然也表现出情愿的表情,乌力罕跟那位姑娘窃窃私语了一晚上,看上去很情投意合。

田致雨看了看身旁婉婉姑娘的脉脉含情,却并不想在青楼里真的过夜,可能经历过后世很多生理和医学的普及,总觉得青楼里会有很多风险,况且他也不想在这里告别自己的处男之身。

田致雨在想找个借口,留下他们俩,自己回去,正大他纠结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姑娘,田致雨一看,正是苏忆瑾的侍女。

红袖跟几个人道了个万福,道:“田公子,我家苏姑娘和文姑娘煮了一壶好酒,泡了一壶好茶,特来邀请田公子过去小坐。”

田致雨大松一口气,如释重负地对马本财和乌力罕说:“两位大哥,要不你们留下来,我过去跟两位大家交流一下音乐?”

马本财一听,两位天下有名的花魁相邀,这样的机会天下有几个人能有啊,内心顿时羡慕地不得了,不过嘴上却说道:“田兄弟真是好福气,既然两位大家相邀,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致雨你便去吧,我和乌力罕留下等你。不必着急,跟两位大家好好交流。”说罢还朝他使了一个媚眼,表情尽是暧昧。

田致雨跟乌力罕没有过多言语,一个眼神足够,他留下一脸失落的婉婉,跟着红袖离开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