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39章、旖旎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一阵沉默之后,如烟姑娘开口道:“这位公子不但有才气,还豪爽,那么请公子出上联吧。”

一众士子也眼巴巴地看着田致雨,就好像看着一大堆白花花的银子。

在地球上的时候,田致雨酷爱历史,连对着诗词歌赋都有一些研究,其中对对子,可以说是做好诗词的一项基本功。

虽然他没有写出过千古绝对,但是他看过啊。历史上那些千古名对,他大都有印象,其中那些看起来简单,但是难倒了无数英雄好汉的对子,他更是耳熟能详。

此时既然想要难为一下这些青年才俊,就干脆拿出几个最狠的,让这群人见见什么叫做千古绝对。

他故意慢悠悠地端起一杯茶,道:“那在下就出题了。第一个,上联只有五个字,是烟锁池塘柳,”说完他看了看下面人的反应。

果然有一个年轻人道:“这么简单?这就是你所说的很难的对子?”

他话音刚落,他旁边另一个青年马上道:“等等,等等,这确实是绝对,烟锁池塘柳这五个字里,分别包含了金木水火土做为偏旁部首,下联不好对啊。”

刚才说话那青年马上吐吐舌头,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田致雨见状,道:“第二个呢,属于拆字联,上联是妙人儿倪家少女。”

这次没有人出来说话了,有了第一个的经历,谁也不敢随便站出来献丑了。大家纷纷在手上,在桌子上将这七个字写下来,瞬间大部分人就明白了这副对联的奥妙之处。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田致雨接着说道:“第三个呢,就比较长了,这上联是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一旁的马本财见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还是忍不住半含埋怨半含敬佩的瞪了田致雨一眼。

出完三个对子,田致雨慢慢地坐下了,他不相信这些人中有人能对的出其中任何一个。

果然,一盏茶时间很快过去了,大厅里还是鸦雀无声,中年男人道:“这时间又到了,有哪位宾客,可曾对出其中任何一个?”

许久没人说话。

当中年男人再问了一边之后,一个声音道:“这三个都太难了,我放弃。”接着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放弃,继而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叹气。

中年男人见状,道:“既然这样,这个环节就到此为止。新春佳节,大家还是以欢乐为主,咱们马上开始下一个节目……”

还没等他说完,下面又有人开口道:“稍等一下,这几个对子我们确实对不上来,还请楼上的公子告诉我们下联吧。”

中年男人有些不高兴,这时间耽误下去,后面的节目就没办法顺利进行了。

田致雨无奈,只得站起身,道:“这几个对子的下联呢,在下都知道,不过眼下还是不要耽搁下个节目了,等私下里,我再告诉诸位答案。”

“说出来嘛,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下面有人喊道。

“是啊,分分钟的事儿。”

田致雨没打算告诉他们下联,如此轻易告诉他们,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得折磨他们一段时间,让他们感受一下百抓挠心的感觉。

中年男人见田致雨重新坐下后,对下面的吵闹置之不理,便敲了几下锣,宣布下一个节目开始了。

此时在三楼的一间房间里,坐着四个男子,坐在窗户边的赫然是东阳国二皇子,他的护卫加参谋林昭扬坐在他身旁,草包晋王世子坐在他对面,而坐在晋王世子旁边的,是一个留着青色长须的中年男子。

刚才表演过舞蹈的北夷三位女子,此时分别坐在二皇子、林昭扬和晋王世子身边,那位中年男子似乎不需要女人,一个人自斟自饮着。

目睹了下面发生的一切之后,二皇子问那中年男子道:“冯先生,刚才下面的几个对子,你可否对的上来?”

被称作冯先生的中年男子摇摇头,道:“第一个如烟姑娘出的对子,稍稍思考还能对上来,后面那位公子出的三个,在下实在无能为力。”

二皇子笑笑,他在晋王府已经见识过田致雨如何一鸣惊人,所以此时反倒最为释怀,只是看向田致雨的眼神里,分明都是恶毒。

晋王世子对对对子一窍不通,他对自己身边的女子不断地动手动脚,交杯酒之后又要嘴对嘴喂酒,两只手也不断地在女子身上探索。

听到二皇子二人的对话之后,忍不住问道:“这个田致雨,不是应该在云中城吗?怎么跑到太原来了?”

二皇子摇摇头,道:“不清楚。”

而在三楼的另外一个房间,两位妙龄女子,隔着薄薄的纱幕,关注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其中一个妙龄女子说道:“瑾妹妹,这就是你口中夸了无数遍的田致雨?果然一表人才,果然才思出众,难怪我的好妹妹一下子就动了凡心呢。”

原来这两位女子,正是春意阁的头牌苏忆瑾苏大家,和从京城远道而来的文素衣。

苏忆瑾见文素衣调笑自己,娇笑着轻轻掐了她胳膊一把,道:“哪个动凡心了,不许瞎说。”

文素衣见她一脸红润,拉着她的手道:“也不知道是谁,跟我在一起两天,三句话不离开这个田致雨,夜里睡觉,梦话都是人家,还叫不动心?”

她见苏忆瑾脸色越发娇羞,接着说道:“不要害羞嘛我的好妹妹,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这样的男子,不要说你,我也动心啊。放心吧,我不会告诉蔡姑娘的,这是咱们俩的小秘密。”

“讨厌啦文姐姐,不许再嘲笑我,”苏忆瑾将头埋在文素衣的双腿上,文素衣能感觉到自己的好姐妹,不但一脸羞涩,脸颊还变得滚烫。

“不过说实话,他出的这三个上联,如果他自己不说下联,怕是几十年都不一定有人对的上来,”她扶着苏忆瑾的肩膀,道:“好妹妹,一会儿表演结束了,邀请他过来坐坐,我要问问他,这下联到底是什么。”

“要邀请你自己邀请,我可不管,”苏忆瑾答道。

“我邀请就我邀请,”她转身对着外屋喊道:“红袖,你进来一下。”

进来的红袖姑娘,正是那天在晋王府帮着苏忆瑾给田致雨传话的侍女。

“一会儿等表演结束了,你去邀请一下田公子,就是你们小姐想私下约他一见。”

“不许去红袖,”苏忆瑾娇嗔道:“明明是你想见,为何用我的名义?”

“咱俩谁跟谁啊,用谁的名义不是一样?”文素衣道。

“不行,要约就用你自己的名义,”苏忆瑾坚持道。

作为多年的好姐妹,文素衣哪里不了解她?便对红袖说道:“去吧,用我的名义就用我的名义,”等红袖出去之后,她接着说道:“那等一会儿田公子来了,你是见,还是不见?”

苏忆瑾低垂着头,道:“那你见吧,我藏在窗帘后面偷听。”

文素衣揪了揪她的耳朵,道:“那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心上人给拐跑了?”

苏忆瑾摇头道:“不怕,而且如果姐姐你能拐得了她,妹妹只会替你开心。”

听到这话,文素衣将苏忆瑾搂进怀里,道:“我的傻妹妹,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什么都要让着姐姐。放心吧,姐姐不会抢你的心上人,不但不抢,姐姐还要帮你得到心上人。”

接下来几个节目,有乐器演奏,有舞蹈,还有表演口技的。有三位妙龄女子,跳完一段惹火的舞蹈之后,马本财道:“两位兄弟,这三位今晚就是陪咱们的姐儿。”果然不一会儿,三位姑娘就来到了房间,娇笑着分开坐在三人身边。

挨着田致雨坐的是一个娇小的姑娘,看样子也不过十六七岁,不过可能从小在风月场所长大,看起来十分妖娆。她刚一坐下,田致雨马上闻到淡淡的茉莉花香,这香味同整座楼里浓烈的胭脂气一比,顿时显得清香宜人。

姑娘看田致雨有些拘谨,便知道他属于生客,又看他长得好看,心里有些欢喜,娇笑着坐在他身边,拉着他的手,低声道:“公子,奴家叫做婉婉,今晚负责给公子端茶倒水,希望公子不嫌弃。”

可怜田致雨第一次跟姑娘近距离接触,一下子有点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在婉婉姑娘久经风月,应付这种场面最是拿手,喊一旁的翠荷和墨玉加了茶具酒具,自己倒上酒,先敬了田致雨几杯。

等三个姑娘开始不断地说些挑逗的话,加上风月老手马本财的插科打诨,屋子里的氛围慢慢活跃了起来,婉婉姑娘紧紧贴着田致雨,田致雨也慢慢习惯了。

要不是老子最近练功,定力增加了许多,今晚还真可能顶不住啊,田致雨暗暗想到。

下面台上的节目一个接一个上演,出乎田致雨意料的是,最让台下观众们津津乐道的,不是歌曲舞蹈,而是一位老先生的弹唱。

这位老先生看上去最起码有七十岁了吧,拎着一把三弦,刚坐下,还没开口,下面就已经人声鼎沸了。

不但下面的人起哄,马本财也顾不上跟身旁的姑娘打情骂俏,跟着下面的人起哄,偶尔还吹上几声口哨。

“马大哥,为何如此兴奋?”田致雨问道。

马本财还没说话,身旁的婉婉姑娘开口了:“公子来太原不久吧?下面这位沈义山大爷,可是蒲州道第一弹唱名家,弹唱几十年了,走到哪里火到哪里。有不少他的忠实听众,跟着他满蒲州道的跑呢。一会儿公子听了,保证也会喜欢。”

等沈义山坐好,试着拉了几下三弦调音,整个大楼马上都安静了。田致雨感觉到这种宁静有点过分,不但没有人说话,连桌椅声、酒杯声和走路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沈义山又酝酿了一会儿,轻轻拉动三弦,开口便唱:“大雪漫漫过天山,斗转星移到新年,回首旧岁多少事,且听老汉慢慢谈。”

田致雨看见马本财眯着眼,摇头晃脑仔细听着,神情十分享受。而三位姑娘此刻也忘了端茶倒酒,静静地听着沈义山的弹唱。下面的观众跟楼上几位的反应差不多,也都听得如痴如醉。

这沈义山老汉,声音抑扬顿挫,曲调悠扬婉转,弹唱的词并没什么新意,无非就是对过去一年大事小事的总结,但是他的声音确实有穿透力,就跟郭德纲说得那样,让在座的各位,不管在什么位置,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曲唱罢,众人在意犹未尽中激烈的鼓掌叫好,马本财也回过神,道:“过瘾,过瘾,沈老先生这功力,越来越精湛,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啊。”说罢他这才想起身边的姑娘,一只手搂着人家的腰,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要姑娘喂他酒喝。

田致雨赶紧别过头,不想看这少儿不宜的一幕,他身旁的婉婉姑娘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道:“公子,你要不要人家喂你酒?”

田致雨的小心脏跳得砰砰的,本想拒绝,但是看着婉婉姑娘娇艳欲滴的红唇,又有些心动。他的余光看到乌力罕此刻和他身边的姑娘,也低声说着什么,那姑娘贴着乌力罕,不住地娇笑着。

原来乌力罕大哥也是个闷骚的性格啊,田致雨想着。

这时候婉婉姑娘已经将酒杯里的酒抿到了嘴里,慢慢靠近田致雨,在他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那娇艳红唇已经碰到了他的嘴,一阵酒香伴着说不出的柔软进了他的嘴。

小处男田致雨瞬间沉醉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