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34章、又见暖月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他走到乌力罕身边,道:“这位公子,你身后这把剑,我可否看一下?”

乌力罕犹豫了一下,还是取了下来,给了那人。

那人接过去,没有拔出剑,只是仔细摩挲剑鞘,好像要从剑鞘上看出点什么门道。

等他拔出剑身,看的更加仔细了,当初田致雨看那把剑的时候,除了觉得重,没有其他感觉。剑身光秃秃的,没有花纹,也没有开锋,有点古朴笨拙。

中年人看了很久,然后把剑还给乌力罕,道:“公子,可否随我到后院,让家师看一下这把剑?”

旁边的韩姓伙计补充道:“这是我们剑社的总管家莫先生,也是卓大师的高徒。”

乌力罕略一思忖,道:“那烦请莫管家带路了。”

莫管家领着二人往里走,穿过内堂,到了后院,这后院比前院小一些,却干净整洁的多,想来是卓大师生活起居的场所。

走过后院,到了后面的大堂,莫管家说道:“两位稍等一下,我去请师父出来。”

趁着莫管家进去叫人的功夫,田致雨打量这个房子,明显比前进的装修好很多。上好的梨花木桌椅,精致的青花花瓶,正中间挂着一副气势恢宏的山水画,两边挂着一副对子:四尺长剑朝抒志,万里长风夜怒号。

不一会儿从内堂走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位气宇轩昂的老者,他眉毛胡子头发都已经花白,双眼却炯炯有神。

他边走边捋着自己的胡须,刚进门便说道:“莫管家,是哪一位公子身上的宝剑,让你如此大的兴趣?”

跟着身后的莫管家,上前一步,指了指乌力罕,道:“是这位小哥的剑。”他又对乌力罕说道:“这位公子,可否借贵宝剑,让家师饱饱眼?”

乌力罕心想这位神仙一样的人物,应该就是名扬天下的铸剑大师卓不识了,他以前听师父提起过这个人,说中原武林高手,莫不以有一把卓大师亲手打造的剑为荣,不过这个卓大师脾气有些古怪,看你顺眼,千金宝剑可以免费送给你,看你不顺眼,出再多钱也不愿意为你服务。

他将那把剑托起,伸到卓不识的身前,卓不识接过剑,脸上的神情马上变得凝重起来。他抚摸剑时候的样子,比莫管家还要仔细,还要认真,光剑鞘就足足看了一刻钟。

等他抽出剑,眼睛已经快要贴到剑上了,从剑柄开始,一寸一寸的朝下看,彷佛那把剑上有无上的武功秘籍。

又过了一刻钟,卓不识终于将剑收起,送还给乌力罕,道:“敢问,这把剑,是谁给你的?”

乌力罕接过剑,道:“是家师,这把剑他用了数十年,一直形影不离,这次我来中原之前,他说我一直没有趁手的兵器,所以便舍爱,将这把剑赠给了我。”

卓不识看了看乌力罕,笑着问道:“你师父,可是东夷哲别孟和?”

乌力罕惊讶道:“大师你认识我师父?”

卓不识笑道:“认识,认识,好几十年前就认识了。那时候他像你这么年轻,不过看着比你机灵多了。”说完这话,他好像一下子被勾起了无限心事,眼神里都是温柔。

等到大师回过神,他接着对乌力罕说:“你师父身体可还好?”

“谢谢大师关心,我师父身体一直很好,”乌力罕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在中原这么有名气,连名震天下的铸剑大师卓不识都认识他。

“那就好,你师父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跟人打架,那时候我生怕他树敌太多,被阴险小人暗算了,好在后来他回了东夷,不用跟中原那些明面上满嘴正义,暗地里卑鄙无耻的江湖人打交道了,”卓不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示意乌力罕和田致雨也坐下。

“大师,这么说来,你跟我师父还挺熟的?”乌力罕问道。

卓不识笑笑,道:“怎么,你师父没有提起过我俩之间的关系吗?”

乌力罕摇摇头,道:“家师近些年有点沉迷于佛法,终日寡言少语的,只有在指导我们师兄弟功夫的时候才会多说两句。平日里我们想找师父聊天,他都不理我们。”

“哈哈哈,”卓不识大笑出了声,道:“这个孟和,早年间年轻气盛,一副舍我其谁的气概,没想到老了老了,竟然开始信佛了,”接着他又叹了一口气,道:“一眨眼也几十年没见了,以为这辈子也没啥机会了,竟然见到了他的徒弟。”

他吩咐莫管家去给两位上茶,然后接着对乌力罕说:“你这次来我这里,是为了买剑?”

乌力罕指了指田致雨道:“这是我的朋友,叫田致雨,他需要一把好剑,久闻卓大师铸剑天下无双,所以我们便慕名而来,本以为见到卓大师的剑已经荣幸,没想到还能见到卓大师本人,更没想到的是卓大师竟然还是我师父的故人。”

卓不识像个老顽童似的,哈哈大笑之后道:“天下事都逃不过缘分二字,”他看看田致雨,问道:“你师父又是哪位呢?”

田致雨说道:“说起来我师父跟您一样,也是一位铁匠,不过没有您名气大。”

正好端着茶水进来的莫管家,见田致雨称自己师父是铁匠,脸色不豫,道:“家师是名扬天下的铸剑大师,岂能跟一个铁匠相提并论?”

而卓不识却不以为意,道:“欸,什么大师不大师的,其实还真就是一个铁匠。老夫自小在铁匠铺子里做学徒,只不过后来做的好了,铸剑有了点心得,别人称呼个大师也就罢了,自己还能称呼自己大师?”

他又看看田致雨,道:“我看你是个学功夫的,你师父可有名号?”

田致雨摇摇头,道:“我师父不会武功,功夫这一块,我都是跟乌力罕大哥学的,他算是我功夫上的师父,”田致雨指了指乌力罕。

“这样,”卓不识想了想,道:“那你可曾入了他们的师门?”

乌力罕怕田致雨尴尬,连忙解释道:“其实我们相识也不过两个多月,我看致雨兄弟天生是块练武的料,可惜无人指点,于是教授了他下品内功心法。没想到他进步神速,用了不到两个月就突破了下品,进入了中品。这点上我远远不如他,只不过做到了领他进门而已。”

卓不识一脸的惊讶,道:“短短两个月就能从入门到中品?”

田致雨正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时候从内屋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卓爷爷,要不我就先回去了,等剑好了我再来取。”

随着声音从内屋走出一个女扮男装的俊俏少年,田致雨一看,这不就是跟在罗琦身后那个小侍从吗?

暖月一见田致雨,不知怎得脸先一红,不过她马上恢复冷静,道:“原来是田公子。”

卓不识道:“原来暖月你跟这位田公子是相识?”

暖月低哼了一声,道:“算不上相识吧,只是认识。”说着不待卓不识说话,自顾自地坐在了卓不识旁边的椅子上。

这个小姑娘身份不简单啊,田致雨心想,虽然看上去她是罗琦的小侍从,不过好像也没见她怕过罗琦,现在在卓不识家里,也是无拘无束,如果一个小侍从,会有这样的行为?

卓不识好像习惯了,接着对田致雨说道:“这位小兄弟,你真的只修炼了两个月内功?之前都没有修炼过?”

田致雨点点头,道:“之前我只练习过一些拳脚功夫,对于内力确实一窍不通。”

“可否让老夫感受一下你的内力?”

田致雨点点头,起身走到他跟前,将手伸出来。

在卓不识测试田致雨内力的时候,田致雨的脸正好对着暖月,两个人近在咫尺。他本不想一直盯着人家姑娘,但是要是侧过脸的话,又显得自己心虚什么的,于是他只好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视线却一直留在她的脸上。

虽然她穿了男性的服装,也刻意藏起了自己的长发,不过她的样子太清秀,五官太过精致,就算打扮成男孩也没办法掩饰她的容貌。

如果真有男孩子长成这样,该是怎样的祸国殃民啊。

暖月感受到了他咄咄逼人的目光,本想起身离开,又觉得那样做像是在向这个流氓妥协,反倒显得自己害怕了似的。于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看着前方。

过了一会儿卓不识松开了田致雨的手,再次问道:“你真的只修炼了两个月的内功?”

田致雨点点头,乌力罕也说道:“我可以作证,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确实一点内力都没有。”

卓不识一脸纳罕地看着田致雨,道:“那你真是武学奇才了,一般练武之人,达到你现在的境界,少说也得三四年,你只用了两个月,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一旁装作毫不在乎的暖月,也忍不住偷偷看了田致雨一眼,又赶紧装作目不斜视看前方,低声道:“老天无眼啊。”

“暖月你说什么?”卓不识问道。

“没啥没啥,我说今天天气不错,”暖月赶忙辩解道。

卓不识看了看天,道:“这天还不错啊?看样子一会儿得有一场大雪啊。一个冬天没有下雪,也该来一场了,”说完他又看着田致雨,问道:“那你可曾对应功力,修炼过招式?”

田致雨点点头,道:“在修炼内功之前我练习过一些拳脚功夫,等修炼了内功,发现这些拳脚功夫跟内力可以很好的融合,就琢磨出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拳法。”

卓不识更加惊奇了,道:“那你可否给老夫展示一下?”他刚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改口道:“要不这样,你跟我这个徒弟切磋一下如何?”他指着身边的莫管家。

田致雨看看莫管家,见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不过他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需要跟人切磋一下,检验检验学的怎样。尤其上次跟北夷刺客交手,让他从实战中找到了乐趣。

“如果莫管家不介意的话,在下愿意献丑,”田致雨说道。

莫管家还没说话,一旁的暖月倒是挺吃惊,她知道莫管家的身手,最起码也中中品了,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把好手,而田致雨修炼才两个月,就敢跟莫管家交手,没想到他不但流氓,胆子还不小。

也是,胆子小的话,怎么能当流氓?暖月想到。

莫管家看看卓不识,又看看田致雨,道:“既然师父有命,徒弟自当奉陪,”说完朝着院子中走去,走到院子里后,他问田致雨:“敢问田公子平时用什么兵器?”

“还没有接触过兵器呢,”田致雨回答道。

“那好,咱们就赤手空拳比划比划。”

田致雨看莫管家给自己施了个礼,也照葫芦画瓢,回敬了一个,双方便开始交手了。

卓不识等人站在一旁观看,刚开始发现田致雨处处落于下风,不但招式跟不上,内力也完全不是莫管家的对手。

正当卓不识要喊停的时候,他发现田致雨突然换了一种招式,瞬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但有了还手的机会,莫管家也不能再轻易近他的身了。

“御草寻风?”卓不识低声说道。

暖月没见过御草寻风什么样,但是听过它的大名,忍不住问道:“这就是御草寻风?北夷国师达兰台的御草寻风?”

卓不识又看了几招,道:“没错,这就是御草寻风,他怎么会这些招式呢?”

一旁的乌力罕笑笑,给他们俩解释了为何田致雨会北夷国师达兰台的御草寻风,听完二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你是说,他只是跟达兰台的弟子交过手,就学会了人家的招式?还用得这么好?”暖月有点不太相信。

乌力罕点点头,道:“当时我也非常惊讶,可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