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33章、传功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田致雨和乌力罕的房间在前院的厢房,房间很大,一应设施也都齐全,刚才经过侍女们的打扫,此时房间里一尘不染。由于刚点上炭火,还没有完全暖和起来。

秋葵给二人简单介绍了一下房间内部,便留下二人,自己出去了。

田致雨和乌力罕的房间挨着,此时田致雨没有回自己房间,他知道乌力罕对马本财有些看法,怕他住在马本财家会有些不自在,于是说道:“乌力罕大哥,我知道你向来不大喜欢马大哥,现在咱们住在他家,你会不会不舒服?”

乌力罕对田致雨几乎完全的信任,于是坦白说道:“在监狱的时候,我觉得马本财太过市侩,总是讨论怎么赚钱,所以不大看得起他。不过自从致雨你来了之后,我发现这个人并没有坏想法,比很多恶毒的商人好多了。刚才那个秋葵侍女,也说了他那么多好话,所以我想,以前可能是我太狭隘了。经商赚钱也并非不好,只要不欺压别人,不赚黑心钱,那么他就是一个好人。”

“是啊,前段时间我也以为马大哥就是一个精明的商人,没想到他对待府上的下人都如此和善,看来他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绝非偶然。“

乌力罕点点头,道:“嗯,而且他对致雨你,也确实挺好,让你住在他府上,还愿意带你去江南道,这样连带我也沾了光。”

田致雨连忙摆手,道:“乌力罕大哥你太客气了,你我都是刚到这里不久,互相关照是应该的。再说你也帮了我那么多,让我体会到了内功的美妙,按说是我应该感谢你的。”

“致雨你也不必客气了,”乌力罕与田致雨坐在火堆边,在炭火上烧上了一壶水,接着说道:“说到内功,致雨你已经步入了中品,但是没有相应的内功心法的话,想要再提升就很难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找个门派拜师学艺,还是怎么着?”

这也是田致雨最近一直头疼的,进入中品之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难控制体内的真气了。

如果按照下品的口诀修炼,那真气还算听话,不过却也不能再有实质性的提高,每当他试图将真气提升,真气马上就开始捣乱,不听他的指挥了。

为了防止走火入魔,他只得放弃中品的修炼。

“我也还没有思绪。要找个门派的话,首先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接受我,就算人家愿意接受,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人家的规矩,”田致雨如实说到:“我想着这次跟着马大哥去江南道,看看那里有没有合适的门派。”

想到这里田致雨不由得有些感慨,以前看武侠小说,那么多名门大派,有令人敬仰的,也有令人不齿的,关键看掌门人的行事风格和人品。

那时候觉得,看清楚一个人的人品很难吗?为什么岳不群可以伪装成君子那么久?现在想想,彻底看清楚一个人真的很难。

就像他现在一样,知道这个世界也有一个让人无限向往的江湖,而且可以说他现在也已经踏入这个江湖了。

他也知道这个江湖里有很多门派,通过马本财的普及也了解了一些门派的特色和他们掌门人的性格,但是这些门派,哪些是正义的,哪些是邪恶的,它们的掌门人,哪个是好的,哪个是坏的,田致雨完全没有办法知道。

又或者这个江湖里,哪有绝对的正义与邪恶,好与坏?

也许他选择了一个门派,人家接受了他,时间久了发现这个门派也有很多黑暗的地方,他该怎么办?

又或者这个门派很正道,但是实力一般般,他不能学到高深的功夫,他又该怎么办?

这大概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看小说你可以很容易分辨好与不好,但是当你身涉其中,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看田致雨陷入沉思,乌力罕也没有打扰,等水烧开之后他给两人都倒了一杯。等看田致雨抬起了头,乌力罕说道:“致雨,我再试试你的内力。”

田致雨把手给乌力罕,乌力罕轻轻握住脉搏处,用自己的真气感受田致雨的真气。

刚感受到乌力罕的真气的时候,田致雨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真气马上形成了防御,想要抵挡乌力罕真气的侵入。

后来可能感受到乌力罕的真气不具有侵略性,于是慢慢开始接纳,甚至引导乌力罕的真气在体内运转。

刚开始田致雨还迷迷糊糊,渐渐地他发现乌力罕的真气运行越来越有规律,走过的穴位也都是固定的。

慢慢地田致雨琢磨出了什么,乌力罕在帮助自己,他在告诉自己怎样运行增强的真气,他在传授中品内功心法。

等到田致雨体内的真气学会了新的运行线路,乌力罕慢慢将自己的真气撤出他的体内,然后问道:“致雨,你感受到了吗?”

“乌力罕大哥……”

乌力罕制止了田致雨想要说的话,道:“不要说,你自己体会就好。”

田致雨有些感动,上次乌力罕说了,一个门派的中品和上品内功心法是绝不能传给门派之外的人的,甚至门派内部的弟子也不一定会传授,而此时他竟然偷偷的教给了自己。

此刻言语都是多余的了,乌力罕也明确拒绝过自己拜他为师,而且田致雨也更愿意二人以兄弟相处,如果变成师徒的话,总感觉怪怪的。

田致雨趁热熟悉中品真气的运行线路,这一下子又仿佛打开了新世界,前面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下子都豁然开朗。

运行了几遍之后,田致雨已经熟练掌握了修炼方法,他慢慢睁开眼,看见乌力罕正在看着他。

“致雨,你真的是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才一刻钟左右,你已经完全掌握了,”乌力罕再一次被田致雨震惊。

当时师父传授给他中品内功心法的时候,他足足用了三个月才学会怎样运行,又用了半年时间彻底掌控住自己体内的真气,当时师父还夸奖了他,说他是同门里修炼最快的了。

“谢谢你乌力罕大哥。”田致雨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忍不住再次发自肺腑地向乌力罕表示感谢。

乌力罕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必再客气了。

“致雨,只要勤加修炼,相信很快可以再进一步,以你的天分,步入上品是早晚的事儿。”乌力罕心想着,也许你的横空出世,会让整个江湖都震惊呢,真希望到时候看看那时候江湖人士的表现,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抿嘴笑了出来。

“乌力罕大哥,你咋这么开心?”

乌力罕摇摇头,道:“没什么,想起一点开心的事儿。对了,你是不是也得打造一件趁手的兵器?我知道太原有位铸剑大师,叫做卓不识,你要不要去他那里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剑?”

行走江湖,有一件武器还是很重要的,不但可以防身,也显得自己更像个侠士,不过想到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不由得有点气馁。

“我也挺想有一件武器的,不过我现在身无分文,卓大师可能不会卖给我,”田致雨笑笑。

“没事儿,没钱也可以去看看,随便挑选挑选,等有钱了再买也不迟,”乌力罕道。

田致雨想想也是,便跟乌力罕约定下午去卓不识那里看看。

中午吃过饭,田致雨跟秋葵打听到了卓不识的位置,便跟乌力罕出门了。

太原城作为东阳国北方第一重镇,又是历史名城,布局规划都别具一格。

马本财的宅子离晋王府很近,这一片都是城中心地带,也是最繁华的地带。道路修得十分宽阔,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并排前行。路两边摆了很多摊位,从吃喝用品到家居服饰用品都有卖的。

由于今天便是春节了,街上显得很热闹,很多平时舍不得买酒买肉的家庭也会买一些,庆祝新年。

田致雨一边走一边细心的观看四周,这里感觉跟电视剧里的古代街道差距还是挺大的,人们的穿着普遍没有那么光鲜,大部分人的衣服都是粗麻或者棉布,而且看上去都皱皱的。

而且这个时代的人身高普遍不高,目测能达到一米八以上的凤毛麟角。所以田致雨和乌力罕走在人群中,颇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两人一路走一路打听,终于在太原城西北角找到了一座挺大的院落,院落的围墙不高,抬头可以看到里边火光冲天,周围飘满了微微发酸的味道。

不过这院落门挺气派,上面挂着牌匾,用隶书写着两个大字:龙泉

二人走到门前,田致雨敲敲门,没有回应,等待了一会儿,田致雨试着推门,门没有锁。

他们走了进去,看到院落里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七八个炉灶烧着大火,上面锅里铁水沸腾着,旁边有整理模具的,有拿着铁锤锻造剑坯的,也有在傍边帮着换水的。

两个人正在看,这时走过来一个中年人,问道:“二人是要买兵器吗?”

田致雨点点头,道:“我们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剑。”

那人做出请的姿势,道:“那二位请跟我来。”

田致雨二人跟着他进入房间,看到房间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兵器,除了刀剑之外,还有斧钺钩叉等等。

“两位公子想看什么价位的?”那人问道。

“都有什么价位的?”田致雨眼睛四处瞅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从五两到五百两的都有,”那人指着摆放在一张桌子上的一堆剑,道:“这是五两纹银一把的,普通人用来防身最合适不过。”

然后他又指着旁边木架上每一把都有个支架的剑道:“这时十两纹银一把的,比较适合力量不大的公子少爷,价格不贵,也好用。”

然后他又一一给介绍各种价位的剑。越贵的剑摆放的位置越好,装饰越漂亮。

最后他指着墙上正中的位置,道:“这把剑是我们卓大师亲手打造的,材质采用上好的精铁,烧火用百年老树烧的碳,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工艺,千百次锤炼,又放在深井中七七四十九天,才铸造出这把剑,所以价格也是最贵的,要纹银五百两。”

“我可以拿下来看看吗?”田致雨问道。

那人点点头,道:“可以的。”

田致雨取下那把剑,顿时感觉沉甸甸的,很有分量。不过比起乌力罕身上那把铁剑,则要轻了许多。这把剑的剑鞘也是铁的,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他把剑身慢慢拔出来,一道精光闪过他的眼睛之后,那把剑就全部出现在他眼前。

他仔细打量那把剑,看上去锋利无比,他随手比划了几招,觉得用起来挺顺手,不过想想这个价格,只得有些不舍的把剑了回去。

那人看田致雨穿着普通,似乎不像能支付的起五百两纹银的主,便说道:“公子,其实随身佩戴的话,没必要买这么贵的,一把普通剑足已。太好的剑反倒容易成为贼子的目标。”

田致雨刚要说什么,这时候从内屋走出来另一位中年人,对着那伙计道:“老韩,老爷问客人的短剑铸造的怎么样了?”

这位姓韩的伙计马上答道:“已经在打磨了,片刻就好。”

那人又说了句快点,就准备回内屋,转身的时候看了眼田致雨,又看看乌力罕,当他看到乌力罕背后那把剑的时候,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