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31章、重获自由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傍晚时分,盘踞了数日的北夷大军全部撤离了。

由于马上到春节,施广英让人从周围才买了大量的羊,屠宰好作为军中将士的新春伙食。恰好北夷撤军,便让火头军今晚炖上,犒劳士兵数日来的辛苦。

施广英又让人去请来田致雨,等田致雨到了他衙署,说道:“致雨,想必你也已经知道,我们和北夷签署了条约,北夷已经撤军了。”

田致雨点点头。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也彻底自由了。不知道你将来有什么打算?”说完他有些期待地看着田致雨。

这两个多月来,随着对田致雨的深入了解,施广英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少年了。

不说他提到过的那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单是他球场上的表现,以及出口成章的才华,就让人愿意亲近。

再加上把他关在监狱里两个多月,他不但没有丝毫怨言,还处处帮助自己,这少年拥有同龄人难以企及的成熟。

可是施广英又知道,把田致雨留在云中城,对田致雨来说并非好的出路。除非他能有重大军功,才会受到提拔,那也不过是个校尉营司,要爬上高层困难重重。

他这个指挥使是多少次出生入死,杀敌无数,才最终换来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用在施广英身上再合适不过。

而且田致雨的才华,在云中城毫无施展之地,总不能每天给一群大老粗吟诗作赋吧,这里有几个人精通音律,又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风雅颂赋比兴?

所以施广英尽管喜欢他,想要他留在云中城,却不会强硬地提出要求,又或者下达死命令,他还是想亲自问问,让田致雨自己做决定。

田致雨思考了好一阵,回答道:“施将军,不瞒你说,我刚走出小山村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想到处走走,说不定会像我师父一样,游览名山大川,走到哪儿算哪儿。不过在监狱这两个多月,有幸认识了乌力罕和马本财,接触到了一些江湖事儿,所以现在想着跟乌力罕大哥一起,四处拜访一下各大门派,说不定能提升一下自己的功夫。”

听到田致雨这样说,施广英难免还是有些失望,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参加科举什么的,文举或者武举都行?”

田致雨摇摇头,道:“我的性格不适合在官场,不喜欢一辈子在一个圈子里勾心斗角,还是喜欢自由自在一些。再说我也只是会填几首词,做几首诗,对于经邦济世那一套并不了解,也并无意了解。”

施广英叹一口气,想起自己生平,道:“也是,一入宦海,终生浮沉,几时有过自由的时候。我用了这么多年才想明白,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看透了。也好,只要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怎样不是一辈子啊。”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田致雨小心翼翼地说道:“施将军,我可否为乌力罕和马本财求个情,让他们和我一起出监狱?”

施广英笑笑,道:“这个乌力罕甚为忠厚,因为一把剑被关了这么长时间,着实有点冤,就卖你个人情,放了他。至于马本财,当初关押他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昨天罗琦已经找我说过情了,我也答应他了,那就明天把他们两个都放了,出去过春节吧。”

田致雨给施广英施了个道谢的礼,道:“那我就替他们两位谢谢施将军了。”

施广英起身,拉着他的衣袖道:“不必这么客气,走,今晚为你举行一个晚来多日的庆功宴,你跟张斌他们好好喝几杯。”

……

由于今日北夷退兵,施广英破例允许军中士卒少量饮酒,因此除了巡逻的人,其余将士都领了酒和肉,回到营地畅饮。

整个云中城处处可以听到欢天喜地的歌声和行酒令的声音。等田致雨跟着施广英来到酒席,朱啸平、张斌和武修敬早就等在那里。

三个人起身欢迎,张斌和武修敬虽然还有些戚戚然,不过此时到底放松了很多,望向田致雨也是不由自主带上了喜悦。

军人喝酒素来行动多话少,施广英也不是啰嗦的将领,所以坐下没多久,几个人已经开始互相敬酒。

这个时候的酒,跟中国古代的白酒差不多,因为没有先进的蒸馏技术,所以度数不高,说是白酒,其实跟啤酒的感觉差不多,只是没那么多气泡。

这些久经沙场的将军们,喝起酒非常的豪爽,跟现代人干扎啤差一样,一口一大碗。

由于军中有禁酒令,寻常时候根本喝不到酒,所以今夜可以畅饮,几个人虽然前几天在晋王府上也喝了,不过毕竟不过瘾。今晚只有自己人,都放开了喝。

等到微醺的感觉上来,众人也放慢了喝酒的速度,张斌和武修敬先端着酒杯来到田致雨面前,张斌说道:“田兄弟,这杯酒很早之前就该敬你的,一直等了快三个月。在危难时刻你不顾安危,出手救我兄弟,这份恩情,我和修敬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们先干为敬。”说完他和武修敬都一饮而尽。

田致雨也连忙喝了自己的酒,正要说话,张斌接着说道:“足球比赛你带领我们一雪前耻,那晚宴会你又出口成章,让二皇子和晋王如意算盘落空,这都大大长了我们云中城将士的志气,我和修敬再敬你一杯。”

说完两人又干了一杯。

田致雨有点哭笑不得,只能先陪着喝,他料想二人绝不会就此打住,果然,张斌喝完,又接着说道:“最重要的,你被我们关了两个月,不但没有丝毫埋怨,还一直帮我们,你虽然比我们都小,但是这种胸怀气度,我和修敬都不能比,我们再敬你一杯。”

三杯之后,两人这才停了下来,听田致雨客套了几句,无非就是刚才施广英谈话的内容。

张斌和武修敬也想让田致雨留在云中城,田致雨只得又把跟施广英解释的原因再说了一遍,二人也知道田致雨留在这里确实屈才,虽然不舍,也只得跟施广英一样送上祝福。

“田兄弟,以后去江湖上闯荡,肯定会有不少困难,如果觉得不开心,欢迎你随时回来云中城,”武修敬感慨地说道。

田致雨感激地点点头,道:“几位将军的话我一定时刻牢记。”

张斌拉着他的手,说:“在别处我们可能管不上,不过如果你去了岭南道、平安道或者江南道、剑南道,那都是我们的地盘,如果有人胆敢欺负你,只要报我们几个中任何一个人的名字,肯定管用。”

“嗯,有几位大哥罩着,我想也没人敢欺负我,”田致雨说道:“这段时间来,虽说我住在监狱里,但是无论伙食还是穿着什么的,几位将军都对我照顾有加,致雨不曾吃过一点亏,所以致雨也要回敬几位将军,先从张大哥和武大哥你们开始吧。”

他端起酒杯,首先朝着张斌伸出去,张斌马上倒满酒,跟田致雨干了。

田致雨又一一跟其他几人敬酒,难免又都是一阵寒暄唏嘘。

跟他们喝酒,田致雨找到了以前跟战友喝酒的感觉,那时候跟现在差不多,每天不停歇的训练,只有极少数机会能够放开畅饮,所以每一次有机会,大家肯定要不醉不归。

想到这些田致雨的眼眶忍不住有点湿润,那些可爱的战友们,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想到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田致雨无限的伤感。

张斌他们以为田致雨也不舍得离开,更觉得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又忍不住纷纷向他劝酒。

这是田致雨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喝多,施广英和朱啸平身为将领,喝到最后有所克制,而张斌和武修敬由于这许久压抑在心中的块垒急需释放,所以便放开了喝,喝到最后三个人都已经不清醒了。

施广英和朱啸平看着三人话都说不清楚了,还在那里称兄道弟,还要接着喝,忍不住笑了出来。施广英轻声说:“咱们当年也是这样吧?”

朱啸平也笑笑,道:“是啊,那时候没那么多想法,就是杀敌立功,封妻荫子。如果有酒喝,就要痛快的喝,如果有女人那就更好了,可惜再也找不到这种简单的快乐了。”

“是啊,”施广英也十分感慨地说道:“年轻人易冲动,也重义气,敢作敢为,这些都是咱们中年人所欠缺的。有时候会矛盾,希望他们快点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又希望他们不要失去赤子之心,变得只会勾心斗角。”

两人又感慨了一番,见三人都已经睡着了,便叫来亲兵,给三人安排好睡得地方。

第二天田致雨睁开眼的时候,脑袋疼得似乎要裂开。他使劲儿揉了揉,又缓了很久,终于好了一些,他起身一看,才发现张斌和武修敬躺在自己不远处,依旧鼾声如雷。

这时候昨晚的一幕幕瞬间从脑海里过了一遍,他不由得苦笑,酒精这东西真是神奇。

由于头还是疼,他不由得想起天龙八部里,段誉能用六脉神剑逼出体内的酒精,不知道自己的内力有没有这个效果。

他试着将内力运行,不一会儿发现竟然真的有效果。随着真气在体内游荡,头疼的感觉渐渐消失了。不过由于酒精早已融入血液,想要像段誉一样把它们逼出来是不可能了。

内力竟然还有这样的作用,田致雨不由得喜出望外,下次再喝酒,试试边运行真气边喝,说不定还会有新发现。

当田致雨感觉体内越来越舒坦,意识也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张斌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看看正在运功的田致雨,大脑好像一时运转不过来,使劲儿摇了摇,又双手来回揉搓太阳穴,终于慢慢也清醒了。

“昨晚竟然喝醉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田兄弟,你醒的很早啊。”

“我也刚醒没多久,头疼的很,所以试试运行内功,没想到竟然还能减轻头疼。”

“还有这作用,”张斌坐了起来,“我们以前也修炼过内功,不过都感觉太枯燥了,最后都放弃了。还是舞刀弄枪更适合我们一些。”

被他们对话吵醒的武修敬,做的动作跟刚才张斌几乎一模一样,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然后道:“睡得真他娘的舒坦。”说着看看二人,道:“昨晚喝的真尽兴,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田兄弟你要是不走就好了,少了你没人陪我们兄弟这样喝酒了。”

田致雨笑笑,道:“我不走,施将军和朱将军也不会允许你们如此放肆的喝酒啊。”

武修敬羞赧地笑笑,道:“也是,这军营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尽情喝酒。”

三人聊天的间隙,张斌和武修敬的亲兵端进来了几份早饭。田致雨看他们吃的跟自己平时吃的差不多,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按照自己的伙食给自己送饭的。

吃完早饭,田致雨也就提出了告辞,张斌和武修敬带他去了施广英和朱啸平处,一番叮咛嘱托后,田致雨告别了两位指挥使。

张斌二人又陪着他回到监狱,此时乌力罕和马本财也刚吃过早饭。

马本财见田致雨回来了,马上起身,道:“田兄弟你昨晚去哪儿了?”

田致雨不便明说,便随便编了个理由,然后对着马本财说:“北夷人已经退兵了,马大哥,乌力罕大哥,你们也收拾一下行李,准备出去吧。”

乌力罕还好,马本财一脸惊讶地说道:“出去?去哪里?”

田致雨笑笑,道:“施将军已经同意放咱们都出去了,从现在开始,咱们都自由了。”

马本财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赶忙看看张斌和武修敬,武修敬笑着说道:“是的,从现在开始你们三个都自由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马本财忍不住喊出了声,连蹦带跳的跑到自己的床位收拾。

田致雨又看看乌力罕,说道:“走吧乌力罕大哥,带着你的剑,咱们出去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