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29章、有密信来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其次便是江湖势力。”

“这次去了这么多地方,我发现江湖中也有诸多暗潮涌动。以前的旧门派影响式微,许多迅速崛起的门派涌现了不少的高手。像江南道的千秋剑社,四年之前还名不见经传,现在已经足以威胁江南剑社的地位了。这个千秋剑社的掌门人韩千秋和他的弟子们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一下子名震江湖?还有冀州道的龙门剑社,也是莫名其妙的冒出来诸多高手,好像批量生产一样,短短几年时间大有赶超盘踞冀州道上百年的河北剑社。这么多青年才俊,怕是明年的麒麟茶话会会非常热闹。”

罗琦也将自己的茶一饮而尽,道:“是啊,这几年江湖上的青年才俊好像雨后春笋,不但数量多,高手也不少。明年虎榜的竞争必然十分激烈。不过朝廷向来担心侠以武犯禁,所以对于江湖人士历来多压制,现在好像反倒多鼓励,有点想不明白,还有其他的吗?”

暖月想了想,道:“还有就是,我觉得东阳外部真正的危机,不在夷人。”

罗琦略显惊讶,问道:“那在哪里?”

暖月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解释道:“东阳建国三百多年,和夷人打了三百多年,可以说对他们知根知底。戍守云中城的将领更是熟知北夷的所有战术,加上不管朝廷怎样明争暗斗,对云中城指挥使的选择,始终慎之又慎,用的都是万中无一的帅才。这些年虽然双方冲突不断,这次更是十万大军来犯,我还是觉得结果会是雷声大雨点小,双方不会爆发大的战争。”

“那东阳真正的威胁在哪里?”

暖月指了指西边道:“会是那里。”

罗琦有些动容道:“你是说沉寂了近百年的罗刹人?”

暖月点点头道:“是的,近年来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卷土重来了。”

“何种迹象?”

“以前罗刹人进攻东阳,都是硬攻,自从上次吃了大亏以后,伤了他们的根本,所以近百年没有来。这次综合所有的消息,可以发现他们变聪明了,不再直接进攻,而是采用种种策略,用中原人的方式对付中原人。”

“具体都有哪些?”

“比如暗杀,这两年东阳国山南道和剑南道诸多官吏离奇死亡,这些人官职都不算很高,所以没有引起轰动。但是我将这些官员的身份分析了一下,发现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当年参与屠杀罗刹人的官兵的后代,所以我猜测这很有可能是罗刹人的报复。”

“竟有这事?”

“还有间谍。我们的情报机关有几次抓获了身份不明的谍报人员,这些人被抓获之后都很快服毒自尽,不给我们审讯的机会。不过还是从他们身上搜获了一些情报,然后顺藤摸瓜,最后的结果都指向罗刹。根据这些情报分析,他们的间谍有男有女,男的已经渗透到军中、各大江湖门派以及官府,而女性则大多嫁入豪门,想要找到这些人非常困难。”

罗琦点点头道:“这个我也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罗刹人已经渗透的这么深入了。看来他们处心积虑已久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突然变得聪明,这跟之前他们的愚昧落后可是截然不同的。”

暖月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难不成他们这几十年也一直在学习中原文化?可是从哪里学呢?”

两个人都沉思了一会儿,也没有多少头绪,罗琦道:“先不想这个了,等着情况的发展吧。对了暖月,你接触了那么多世家子弟,可有倾心的?”

暖月脸上的从容优雅马上消失了,换回小儿女的娇嗔,道:“罗伯伯,你怎么又提这个啊。”

一副老谋深算表情的罗琦笑着说道:“本来这次来东阳,目的之一就是让你接触接触东阳的青年才俊,看看有没有能配得上你的。况且你不是也说了,如果有文武全才的男儿,你绝对会放下矜持,主动追求的吗?怎么现在又害羞了?”

“哎呀罗伯伯,那不是为了应对我父亲,才情不自禁说出来的嘛,算不得数,”暖月娇羞说道。

罗琦笑着道:“这一路下来,见过这么多少年,文采好的有,功夫出众的也不少,但是文武双全的,却是一个都没有。四大家族这一代年轻人,普遍偏重武,对于文学一路不大重视,江湖门派的少年们更是痴心武学,远离诗词歌赋。而普通官宦家儿女,又都想着走科举的道路,一门心思钻研经史策略。不过这都还算不错的,还有不少像晋王世子那样的,文不成武不就的,白白糟蹋了好的出身。”

暖月双手托着腮,安静的趴在茶桌上,也不说话,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本来你父亲最看好的还是晋王世子,也有心撮合你俩,不过我看那孩子第一眼,就知道你绝对看不上他,不说此人行为轻率腹内空空,单是他那个晋王父亲,就让人不忍接近。”

“是啊,我也没想到这父子俩如此奇葩,看来就算接受麒麟阁文武教育,也不一定能够成材,还得看天分。”

罗琦想到了什么,道:“对了,你觉得今天那个田致雨怎样?这孩子绝对前途无量啊。”

“不行不行,”暖月马上摇着头反对道:“他不行,绝对不行。”

“为何不可?”

“他虽然文采举世无双,但是太过轻薄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罗琦笑着看着她,见她甚至都不敢直视自己,问道:“哦,怎么个轻薄法?难不成你私底下接触过他?”

“没有,哪有,不过在晚宴上交谈过几句,他言语轻浮,行为孟浪,一点也不端正,就算文采再好也不行。”

罗琦摇摇头,笑道:“那好吧,反正你也还小,不着急,慢慢找。”

接着他一边喝茶,一边轻声地吟诵道:“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细细品来,在写景方面,长短句好像确实较诗更合适一些。长短结合,变化随意,在韵律美上更胜一筹。”

暖月点点头,道:“这人虽然轻浮,做的两首词真是举世无双。写景美到毫巅,写思乡情也不落俗套,更绝的是那阙破阵子,短短几十字将一个悲剧英雄的一生刻画出来,让人悲愤之余又无限同情。”

她停顿一下,接着说道:“了却君王天下事,何等豪迈,赢得生前身后名,何等自信,可惜一句可怜白发生,破碎了多少英雄梦。”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你还记得前几天我跟你讲的云中城足球队和晋王家足球队比赛的事儿吗?”

“当然记得啦,少年英雄横空出世,不但凭借一己之力打败强大的晋王家球队,还智斗北夷刺客,怎么啦?”

罗琦笑着说道:“当时你不是对那个少年很好奇吗?其实那个少年,正是田致雨。”

“啊?”暖月惊讶地叫出了声:“竟然是他?”

罗琦点点头,有些促狭地说道:“这么说来,田致雨还真是文武双全,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暖月看着罗琦暧昧的笑,马上明白他什么意思了,不知怎得又忽然想起,这个流氓少年还说过要给自己写词,内心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哎呀,文武双全又怎样,人品不行,照样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暖月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却也不敢正眼看罗琦了。

罗琦不再逗她,结束了这个话题。这时暖月有点慌乱的内心开始慢慢平静,这才想起田致雨跟自己说过的关于马本财的事儿,于是将它一五一十告诉了罗琦。

罗琦道:“原来如此,难怪马本财消失了几个月,竟然被关在了云中城大牢。”他思索了一会儿,道:“等咱们走的时候,我亲自去给施广英求个情,料想他应该会给我个面子。”

“那罗伯伯,我们什么时候离开东阳回家呀?”

“怎么,想家了?”

暖月点点头,道:“有点了,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想爹爹和我娘了。”

罗琦想了想,道:“等北夷人退了兵,我们就回去。”

……

接下来两天,施广英等人每天登城楼观望,看北夷人的一举一动,而北夷大军就安静地驻扎在那里,也不说攻城,也不说撤退,也没有给云中城消息。

“这北夷人在寻思什么?难不成他们自己内部也有了纷争,决定不了是战是走?”这天几个人看着静悄悄的北夷大营,张斌有些奇怪地说道。

朱啸平摇摇头,道:“我也想不明白。按说既然谈判不成,按照北夷以往的风格,势必会发起进攻,而这两天他们甚至日常的训练都没有进行。以北夷的军需储备,他们的粮草应该支撑不了多久。所以我想,他们很快就应该有行动了吧。”

果然,这天下午,在太阳落山之前,又见北夷军营走出几个人,跟第一次走出来那几个一样的位置,一样的方式,连马行进的速度都差不多。

“又是他们的哲别贝思巴,施将军朱将军你们小心,”张斌看着上次射箭那人又弯弓搭箭,马上站在了施广英和朱啸平身前。

贝思巴的箭跟上次一样迅疾如风,分毫不差地射中了上次那个旗杆,距离上次那个箭孔也不过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果然是哲别,这样的箭法,如果要瞄准人偷袭的话,有几个人能躲开呢?”张斌感慨地说道。

武修敬上前将那支箭取下来,又取下箭身上的布,递给了施广英。

施广英朝站在不远处懂夷文的亲兵招招手,那亲兵马上走上前,接过了施广英递给他的布翻译道:“与贵国两次谈判,不欢而散,大汗很失望。我们抱着诚心来东阳,希望两国世代友好,而东阳不愿诚心对我们,这不是两个国家长期友好的基础。不过我们大汗既然来了,还是希望双方能有一个好结果,不然再开战端,对两个国家都不利,我们大汗建议,明天进行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谈判,时间地点还是老地方,希望我们都拿出最大的诚意,千秋万代,永保和平。”

施广英听完信的内容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斌忍不住问道:“北夷人这是什么意思?”

“对啊,一会儿责问咱们,一会儿又威胁咱们,最后还是希望谈判?”武修敬也开口道。

施广英看着远处,道:“北夷人明显比我们着急,我们可以消耗的起,他们消耗不起,所以他们更希望谈判顺利进行。别看他们口气依旧很硬,事实上已经服软了。明天上午接着和他们谈,要求嘛,还是上次那样。”

张斌点点头,接着问道:“上次田兄弟说要是谈判的话,他也可以去,那要不要叫上他?”

施广英摇摇头,道:“不用,他去了反倒可能引起麻烦。现在他已经不用露面了,张斌你去就行。”

“那林昭扬呢,还要不要通知二皇子?”

“要去通知,这出戏还不能少了二皇子的参与。”

几个人正在交谈的时候,一个校尉跑上来,道:“施将军,有从安抚使洛大人那里给你的密信。”

施广英忙上前,接过校尉手里的密信,有些忐忑地打开,只见上面写着:

洛爱卿阅并转云中城指挥使施将军阅,洛爱卿关于田致雨的汇报朕已知,朕与张相谈起,均认为东阳国有如此人才,理应欣慰,可着重培养,以为我东阳国未来栋梁之材,切不可给北夷人。关于北夷其他要求,如果合理,可答应,如果不合理,可自行拒绝。与北夷谈判之事,由施将军全权负责。密信的最后盖着皇帝的御印。

看完信的内容,施广英终于放心了,也底气更足了。

他把信给朱啸平等人也看了,朱啸平和张斌到底稳重一些,只是笑而不语,武修敬忍不住开心地说道:“现在有了陛下的旨意,将军咱们不用再听二皇子和晋王的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张斌马上制止他,道:“什么叫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应该是按照对我们东阳最有利的条件谈判,也就是施将军前面提到的。”

武修敬知道自己得意忘形了,马上吐吐舌头,闭了嘴。

施广英笑笑,道:“此事我们已经完全握有主动,按照计划行事即可。”

张斌点头答应了,接着说道:“将军,那咱们是不是现在就把田兄弟和乌力罕一起放了?”

施广英想了想,道:“前两天我们让致雨离开监狱住到客房,他说习惯了监狱里的安静,可以和乌力罕一起修炼武功,不愿意离开。那就再让他待两天吧,等北夷人走了,咱们给他开个庆功宴,让他风风光光的出来。”

张斌和武修敬都点点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