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28章、暖月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由于施广英也带着其他三人起身去敬酒,此刻只有田致雨一个人还留在位置上。

罗琦的随从看到田致雨由一开始的淡定自若,慢慢地开始左顾右盼,继而心神不宁,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这位姑娘,你为何这样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被田致雨点破身份的她,瞬间尴尬了一下,两朵红云飞上眉梢,开口道:“我是看看你脸皮有多厚呢。”

田致雨下了一跳,以为自己剽窃古人的诗句被她发现了,不禁内心打起小鼓来。

“我哪里脸皮厚了,一直很薄啊?”

那姑娘轻哼一声,道:“如果脸皮不厚,怎么可能在皇子和王爷面前谈笑自若、出口成章?如果脸皮不厚,怎么可能在我们罗相面前侃侃而谈、丝毫没有紧张?要知道寻常读书人,尤其像你这般年轻人,见到他们那样位高权重的人物,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只有脸皮足够厚,才能做到面不改色。”

田致雨长舒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刚才的一瞬间,田致雨甚至考虑过杀她灭口,还好这小姑娘只不过是口无遮拦,并不是跟自己一样从另外一个星球穿越来的。

“这有什么,要知道我还见过更厉害的人物呢,在那人面前我都不紧张,何况他们几个呢,”田致雨想到自己曾经接受过最高领导的接见,不过那时候的他确实紧张,紧张到说不出话。

但是跟小姑娘,吹吹牛也不是啥罪过。

“难不成你还见过皇帝?吹牛吧。”

小姑娘明显不相信:“而且据我观察,你刚才念的你师父的那些诗,应该不是你师父做的,”边说着她还悄悄打量田致雨,见他果然面色一变,有些得意,接着说道:“我猜那几首诗也是你自己做的,故意安排到你师父身上,是还是不是?”

这个小姑娘,说话大喘气,真要把人吓出毛病可怎么办?

“你可不要乱说,我怎么会把自己做的诗安排到我师父身上?你有什么证据吗?”

小姑娘忘了自己女扮男装,摇头晃脑的,煞是可爱,她背着双手,微仰着头,道:“证据当然是没有啦,但是本姑娘可以推测。”

“如何推测?”

“如果那几首诗真的是你师父写的,那么他的才情想必非常的高,高到没办法隐藏。现在的天下,虽说不是河清海晏,却也不是乱世,那样高的才情,必然有施展的途径。不说别的,单只把任何一首交与麒麟阁,都足以跻身每年的文曲榜,何愁不名扬天下?除非你师父无意功名,不想他的作品被别人知道,否则断不至于沦落为铁匠,抑郁终生。所以我猜测,那些诗歌都是你写的。”

田致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小姑娘,倒挺有推理天赋的,内心很想建议她去写推理小说,说不定能超越阿加莎和东野圭吾。

“那照你这么说,我既然能写出那些作品,为啥不说是我自己写的,反倒要安排在我师父身上?难道我有病吗?”

小姑娘白他一眼,道:“这个我还没有推理出来,说不定你真的有病呢,脸皮这么厚。”

田致雨哭笑不得,正想借故离开,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位姑娘,田致雨看她径直走向自己,心想这不会就是春意阁头牌苏忆瑾吧。

虽说这姑娘也挺漂亮,但是距离田致雨心目中的期望值还是差距挺大,不过看她穿的是侍女的衣服,应该不是苏大家。

这姑娘来到田致雨面前,低声道:“我家小姐说,今晚能听到田公子的诗词三生有幸,她回去会努力为那首破阵子谱曲,争取不辱没田公子的绝世好词。如果田公子有时间,可随时去春意阁,我家小姐愿意焚香煮茶恭候公子,如果公子又有新作,还望不吝笔墨,寄给我家小姐,我家小姐会感激不尽。”

说完给田致雨道了个万福,又转身离开了。

另外个小姑娘见状,忍不住有些促狭地说道:“田公子真是厉害啊,一顿饭的功夫,不但让桀骜不驯的洛远秋心甘情愿地为你千里进言,让二皇子和晋王颜面扫地,还让眼高于顶的春意阁苏大家倾心,主动邀请你去做客,这种待遇,也是破天荒头一次啊。”

见田致雨只是笑笑,并不搭理她,小姑娘并不甘心,又接着说道:“田公子赶紧行动,苏大家亲自邀请,是天下所有男人的梦想。如果田公子再当着苏大家的面填两首词,说不定苏大家芳心一动,对你以身相许也很有可能。”

田致雨故意凑到她身前,像刚开始她看自己一样看着她,小姑娘几时被男人这样看过,不一会儿竟然也心慌了,眼神开始四处飘。

“那我要是给你也填两首词,你是不是也会芳心一动,以身相许啊?”田致雨略待戏谑的说。

“滚你娘的狗臭屁,谁会对你以身相许?”小姑娘小脸通红,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田致雨哈哈一笑,不理会她的嗔怒,端起酒杯道:“我要去给诸位敬个酒,冷落之处还望见谅,”说完不待她回话,便朝着其他人走去了。

看着田致雨的背影,小姑娘恨恨地跺了跺脚,撅着嘴道:“会作词有什么了不起?本姑娘努力努力,也能写出来……”

不过转念又一想,自己好像确实写不出来,不由得又有些懊恼,想到刚才田致雨说要给自己填词,又有点好奇,不知道他要是给自己写的话,会写一些什么。

又想到这个流氓竟然让自己以身相许,忍不住低声咒骂他。

少女情怀总是诗,很美很美的诗。

……

接下来的宴会变得平淡无奇,二皇子和晋王终于放弃让田致雨出丑的想法,只是安静的喝酒,时不时看看田致雨,又互相看一眼,眼神里都充满了复杂。

宴会终了,众人都要离开,二皇子和晋王虽说不情愿,还是照例送施广英等人出府。

田致雨看看安静地走在最后面的小姑娘,此时她显得格外乖巧,像极了大家闺秀。他趁着众人寒暄的功夫,走到小姑娘身边,道:“喂,我跟你说个事儿。”

小姑娘吓了一跳,以为他又要耍流氓,赶紧朝着另外一边挪了一步,满眼警惕地问道:“什么事儿?”

“你跑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田致雨笑着说道。

“谁知道你又有什么坏心思?有事儿快说,有屁快放。”

“小姑娘家家的,一点也不淑女,小心长大了嫁不出去。”

“嫁不嫁得出去干你屁事,本姑娘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说完又白了田致雨一眼。

田致雨又朝她靠近一步,低声道:“放心,我不会吃了你的,真的有事儿跟你说。”

“你能有啥事儿?”

田致雨看了看其他人,见都没有注意他,便小声说道:“你可认识疏国的商人马本财?”

小姑娘狐疑地看着他,道:“当然认识啦,他是我们疏国首富,有钱的很,怎么,你见过他?听说他失踪好几个月了。”

田致雨将告诉了她马本财这段时间一直在云中城监狱中,没办法跟外界传达消息,还将马本财希望能够得到罗相帮助的事儿也说了。

“原来如此,难怪所有人都找他不到,原来被关了起来,”小姑娘放松了警惕,道:“我知道啦,回去我就跟罗相说这件事儿,想必罗相也会想办法救他出来。虽然这个人有些市侩,不过确实跟我爹…跟我们罗相交情还不错,要救还是得救的,谢谢你的消息啦。”

说完不待田致雨再说什么,加快了步伐跟在了罗琦身后。

在回云中城的路上,施广英等人都显得很开心,欢声笑语不断。张斌和武修敬不断地恭维田致雨,一再要求他回去之后多写几首诗词。

他们作为名门之后,从小都要文武双修。到了一定岁数还要去麒麟阁待上几年,颇有点留学的感觉。

张斌、武修敬和冯思敬岁数差不多,在麒麟阁也几乎形影不离,不过他们三个一致都更喜欢武,对那些诗词歌赋兴趣不是很大。

麒麟阁有专门教授文学的先生,三个人每次到了文学课,都要头疼一番,好在离开麒麟阁之后,都来了云中城从军,不必去参加科举,三个人都大松一口气。

不过他们的家人中有不少文坛高手,写得一手好文章,对诗词歌赋也有研究,三个人从小耳濡目染,对这些还是略懂一些,加上东阳国的重文轻武,他们对文采好的人也抱着敬仰的心。

况且今晚田致雨的表现,可以说是让二皇子和晋王的如意算盘全部落空,最后二人脸上的失落,想掩饰都掩饰不住,在和二皇子与晋王的交锋中,云中城拿下了第二场胜利,所以在他们心目中,田致雨就是一个大英雄。

“致雨,你今晚的表现堪称完美,不但为我们云中城争了光,也为你自己争取了极大的机会,”施广英说道:“我想有洛大人的上书,陛下和宰相大人大概率会拒绝北夷人的要求,到时候我们再强硬一些,想办法要回冯将军的尸首。实在不行也只能小范围打一打了。”

田致雨点点头,道:“非常感谢诸位将军对致雨的厚爱,如果北夷人再要求谈判,我希望我能跟着去,亲自跟他们解释。”

武修敬不屑地说道:“有啥好解释的?北夷人就是欠揍,狠狠收拾他们一顿就好了。”

众人笑笑,接着朝云中城走去。

……

……

已经来云中城好多天的疏国副相罗琦,此刻正在晋王府上跟他的小侍从喝茶。

等到煮茶的侍女下去之后,他看着小侍从,道:“暖月,我们来东阳国有快两个个月了,去了不少地方,见了不少人,你总体感觉怎样?”

此时叫做暖月的小侍从,也就是女扮男装的小姑娘,坐在罗琦对面,一点不像个侍从,倒像个跟罗琦平起平坐的好友。

她将茶桌上的茶杯来回清洗,清洗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东阳建国日久,整个国家,上至皇室,下至平民百姓,都对这个国家有很深的感情,看起来好像要比我们疏更团结,更稳固。不过通过跟他们各种人打交道,我慢慢发现这个国家的稳定下面隐藏着诸多不和谐的因素,也许这会是未来东阳衰败的根本原因。”

“哦?说来听听。”

暖月优雅的举起自己的茶杯,轻轻地啜饮,刚才在田致雨面前的不淑女好像是另外一个人。

她不急不徐地说道:“首先是皇权。”

“现在他们朝中重要的官宦,莫不出于四大家族,或者由四大家族举荐。哪怕科举出身,也要先向四大家族投递门贴,然后才能进入官场。这很类似于魏晋之际的门阀,但是对于官宦的控制,又要比魏晋时候还深。”

“这样的好处是,不管坐在皇位的是谁,是愚是贤,都可以保证平稳有效的统治,坏处是皇权被严格限制,如果平庸的君主,如前朝睿宗,只管享受自己的皇宫之乐就可以,如果遇到雄才大略的君主,像本朝陛下,就会有诸多矛盾。”

她喝完杯中的茶,又倒了一杯,接着说道:“皇帝继位十几年了,举国只知道四大家族,对于皇家却疏远的很。前十年这位皇帝也无所作为,然而近几年,他不断提拔平民出身的官僚,有意压制四大家族,怕是长久以来的积怨在慢慢释放,不断巩固自己的权力。而四大家族恐怕也不会坐视不管,双方的斗争,会带给东阳怎样的灾难,现在还不好说,不过可以想象不会小。”

罗琦点点头,道:“还有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