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23章、妥协

路人张无敌 / 2020-09-0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施广英等人一夜未眠。

他们探讨了一晚上,也没能想出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最后施广英有些意气用事地说道:“不行就跟北夷人打吧,老子守云中城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怕过他们。”

自从冯思敬死后,对北夷人恨之入骨的张斌和武修敬更是义愤填膺,听到施广英的话,马上附和道:“早就想跟北夷蛮子好好打一仗了。冯大哥死了之后我们一直有气没处发,现在他们送上门了,也正好替冯大哥报仇。”

张斌也早就憋着一口气,于是主动请缨道:“将军你下命令吧,我可以先带着一队人马包抄侧翼,将烈日旗和烈焰旗拖延住,不让他们支援中路军。”

“我带人拖住黑鹰旗和野狼旗。”武修敬也马上说道:“只要施将军和朱将军全力进攻他们的中路,不信巴图不害怕。”

一直没说话的朱啸平此时开口了:“先冷静一下先冷静一下……”

看到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接着说道:“如果二皇子不在太原城,我们当然可以打,其实我也想打,今年还没有好好跟他们交手呢。但是现在二皇子在太原城,并且他和晋王一样,都是主张谈判的,我们便没有主动权。现在我们的处境是最尴尬的,打不能打,和我们又做不了决定。”

施广英叹口气,他也知道朱啸平说得都是实话。

刚开始北夷人提出要谈判的时候,他还暗自庆幸有个皇子在太原城,可以代表陛下做决定,但是现在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反倒是左右为难了。

这时候又想,要是二皇子不插手就好了。

一直沉默不说话的田致雨开口了:“诸位将军,也不必如此为难,大不了我就去北夷一趟,想来他们也不会为难我。要是我造不出那武器,他们也不会杀了我吧,说不定对我失望之后,也就会放了我。”

施广英苦笑着摇摇头,道:“致雨,你想的太天真了。北夷人素来凶残,过往这些年杀害了我们许多普通商人和百姓,要不是我们东阳还算强大,他们早已挥师南下,占领中原了。你去了如果能制造出武器,说不定他们觉得你有利用价值,留你性命,如果你不能帮助他们,北夷人断不会手下留情。”

“是啊,以我对夷人的了解,他们肯定会严密监控你,有用则留,没用则杀,不会有其他选择,”朱啸平也说到。

可能跟乌力罕相处日久,田致雨觉得夷人也是正常人,不会凶残成性。

不过他又一想,乌力罕深受中原文化熏染,又是习武众人,属于夷人中的文化人。原来地球上的蛮族,哪一个不是杀人不眨眼?

施广英看张斌还想说话,摆摆手制止了他,道:“今天谈判张斌你跟北夷人探探底,如果我们不把致雨给他们,看看他们会怎样?当然你态度也适当强硬一些,告诉他们我们云中城八万将士,随时准备浴血奋战。”

张斌点点头,道:“好,自古没有一味忍让而赢得尊重的,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大汗又怎样?四大旗又怎样?哪次打仗咱们怂过?”

众人都点点头,施广英道:“二皇子没有经历过战场,怕是内心紧张,只要我们强硬一些,皇子毕竟不是陛下,料他也不敢真要夺权。”

几人商量定,天已经大亮,外面校尉传消息,说二皇子和晋王已经到了。

……

二皇子走进来之后,没有跟众人交谈,他只对施广英说道:“施将军,你且随我到个安静的地方,我有话对你说。”

施广英随着二皇子走进内堂,二皇子不待他开口,便先说道:“施将军,昨晚我和晋王商议过,还是觉得将田致雨交给他们为好。”

施广英已经料到他会这么说,马上反驳道:“我觉得不妥,二皇子,先不说田致雨去了北夷能给他们多大的帮助,单是因为北夷的压力,我们就妥协交人,会显得东阳害怕北夷,活活被人压了气势。这样不但天下会看轻东阳,我云中城八万将士也没有脸面。”

二皇子摇摇头,不以为意道:“施将军多虑了,虽然近两年我们与北夷纷争不断,总体来说交战的规模都不大,双方的贸易也没有彻底切断,彼此还属于友好的状态。此番北夷人来,也不是抱着决战的心态,万不可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田致雨而使双方陷入兵连祸结的状况。我想就算是父皇在这里,怕也会同意宜和不宜战。”

“二皇子,这两年北夷人数次侵犯我们,杀我商贩,掠我城池,就在前不久冯将军还死在了北夷人手里,双方事实上已经处于交战的状态。此番他们十万大军压境,更是来者不善,怎能不战而认输呢?”

“我们并没有认输,施将军你也清楚,双方进行贸易往来,对我们双方都是利大于弊,反倒是连年征战,北夷人耗得起,我们的国库可是耗不起。再说了他们的要求并不算过分,这个田致雨说起来也不是重要人物,不能因为一个区区田致雨,就彻底断绝了双方的贸易。”二皇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已经呈现了不愉快的表情。

施广英也不愿意退让,接着说道:“那么万一田致雨去了北夷,能够制造出那种武器呢?一旦北夷人大规模装备,到时候再跟我们打仗,我们就再没有任何优势了。”

二皇子不屑地笑笑,道:“先不说这种武器到底有没有,那个田致雨有没有在撒谎,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有这个能力,我们也有办法让他没机会施展。”

看到二皇子嘴角地一抹阴狠,施广英心头一惊,道:“敢问二皇子有什么办法?”

二皇子摆摆手,道:“这个先不劳施将军操心,眼下你只需要跟北夷人谈判就好,后续的事儿我可以搞定。”

施广英依旧不愿放弃,说道:“我还是觉得我们可以对北夷人强硬一些,试探一下他们的底线,如果太轻易答应,怕是北夷人会得寸进尺。”

二皇子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不耐烦,声音也提高了一些,道:“施将军,根据东阳条例,我现在是云中城的最高行政长官,一切事宜都以我的命令为主。”

施广英道:“我朝确实有战时,皇子以及诸侯王可以便宜行事的条例,不过陛下也曾说过,军事城池最高指挥使也有做出决策的权力,二皇子未曾与北夷人打过交道,所以施某对于此次谈判也有决定权。”

二皇子嘴角的笑更加阴狠了,望着施广英,一字一句地问道:“施将军,你是怀疑我的能力?还是怀疑陛下的能力?”

施广英连忙拱手施礼,道:“施某岂敢,只是军事重事,施某还是认为以谨慎为主。”

见施广英软硬不吃,二皇子冷笑,慢慢从上衣的内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那东西是一块颜色翠绿的玉,系着丝绳,随着二皇子张开手,滑出手掌,悬挂在空中,他对施广英道:“施将军,你看看这是什么?”

施广英抬头细看,大吃一惊,脱口而出道:“龙螭禁?”

二皇子收起那个叫做龙螭禁的玉佩,重新装回自己的内袋,转身慢慢踱步,道:“现在施将军相信我有专权的能力了吧?”

施广英哑口无言,这个龙螭禁是当今陛下的贴身玉佩,曾经对满朝文武下过口谕,见此龙螭禁如见陛下,凡持此龙螭禁可上令诸侯,下命王公,可以说是流动的圣旨。

……

皇帝陛下竟然把龙螭禁给了二皇子,可见传闻不虚,相对于太子殿下,陛下更宠爱这个二皇子。

施广英想到这里,不禁替太子殿下有些担心。

“施将军你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施广英摇摇头,道:“一切听二皇子吩咐。”

二皇子道:“施将军久经沙场,是我东阳栋梁之臣,我也很理解你不愿服软于北夷的心情,不过父皇常提到孙子兵法里的一句话,就是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用最小的代价换取和平,我想这也会是父皇的想法。”

施广英无话可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按照二皇子的意思办事。

“那一会儿跟北夷人的谈判,就按照二皇子的意思,我这就去安排,”边说着施广英便要转身往外走。

二皇子喊住他,道:“施将军且等一等,”看到施广英又转过身,他接着说道:“关于将田致雨交给北夷人的决定,暂时不要告诉田致雨,只你和朱将军、张斌将军知道就行了。明晚我和晋王会在晋王府设宴,到时候你们四位将军带着田致雨去赴宴,此事有我来告知他。”

施广英点点头,看二皇子没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

走到衙署,施广英将朱啸平和张斌叫出来,三人走到另一个安静的地方,将内堂里二皇子的一言一行都告诉了二位。

朱啸平和张斌听到二皇子随身携带龙螭禁,也跟施广英一样大吃一惊,内心求战的想法马上熄灭了。

张斌到底年轻,忍不住说道:“陛下竟然把龙螭禁给了二皇子,难不成真的有废长立幼……”

不待张斌说完,施广英已经制止了他,道:“皇家之事,切不可随意议论。不管陛下什么想法,都有丞相和御史进言,我们不可过多掺和。”

张斌马上闭了嘴,点了点头,不过还是紧接着叹了一口气,身为张家男儿,自己的伯父又是当朝宰相,要说这事儿他不关心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也清楚,边军将领掺和皇室内部事务,都是砍头的大罪,它不会因为你是世家子弟而网开一面。

况且想到去年伯父在省亲的时候,曾无意间提到当今陛下对于四大家族过于尊崇心有不满,一直想办法削弱这几个国公的势力。所以近些年在提拔文臣武将的时候,陛下更看重平民子弟,对于几大世家的后代,或多或少有些打压。

所以伯父一直提醒张斌,要修身养性,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切不可惹是生非。

张斌也一直谨记伯父的教诲,远离皇家内务事,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事儿。不过由于太子生母陆岚为蜀国公陆省斋的长女,四大家族的人理所当然的会比较亲近太子,而二皇子生母为平民,所以他们跟二皇子天然的疏远。

“那田致雨怎么办?我们把他交给北夷人?他可是曾经救助过冯大哥,又帮着我们赢了晋王,这样忘恩负义的事儿,我们怎么能做的出来?”张斌依旧义愤填膺地说到。

施广英叹了一口气,道:“二皇子铁了心要牺牲致雨换取北夷退兵,又有龙螭禁在身,我们不能直接抗命……”

他想了又想,又嘱咐张斌道:“先不管这些,一会儿你去跟北夷人谈判地时候,还是按照我们预定的,表现强势一些,我就不相信巴图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再争取一点时间,想想办法。”

张斌点点头。

“还有,这件事儿先别跟致雨说,免得他有什么想法。也别跟修敬说,他心里藏不住事儿,说不定会闹什么乱子。”

张斌叹一口气,道:“不说田致雨帮了我们这么多,单是他随和的性格我就很喜欢。刚才他还主动提出要去北夷,这样的人我真不忍心伤害。而且以他最近武功的进步,可谓练武奇才,假以时日有可能成为大宗师级别的人物,失去他也是我东阳国莫大的损失。”

施广英安慰他道:“还有时间,我不相信交出致雨是唯一的办法。事情总会有转机,实在不行还可以让致雨想办法逃脱,去疏国也好过去北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