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06章、进监狱了

路人张无敌 / 2020-08-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酒足饭饱之后,田致雨和巴音思鲁交流着什么,格娃又拿出自己的那把小匕首,开始雕刻木头。

田致雨想到什么,对格娃说:“格娃,我能看看你的匕首吗?”

格娃抬头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匕首递给田致雨。

“这是他舅舅给他的,说是值一两白银呢,他宝贝的不得了,从不离身。”

巴音思鲁解释道。

田致雨看了看这把匕首,小巧精致,背厚刃薄,想必是经常打磨的。

他在自己手背上来回摩挲了几下,还算锋利。

“这把刀子特别锋利,我曾经用它刺死过一匹发了疯的牛,”格娃有些骄傲的说。

田致雨把匕首还给格娃,笑着说道:“我这里也有一把。”

边说着边从怀里掏出自己那把精钢制成的匕首,从鞘里拔出来,递给格娃。

格娃那把生铁制成的匕首成暗黑色,田致雨这把精钢制成的呈亮银色。

格娃接过之后,先仔细看了一下,然后拿起自己那块木头,试着去削,等看到几乎不用力气,木头就一片一片掉下来,他惊奇地瞪着自己的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巴音思鲁也非常吃惊,他从格娃手里拿过匕首,也非常仔细的看。

然后也用木头试了试,不可思议地说道:“致雨兄弟,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锋利的匕首,而且你这把看起来并不像是铁制成的,是用什么做的呀?”

田致雨笑笑,道:“这个是用钢制成的,钢就是生铁混合木炭炼制而成的,它的硬度比铁高很多,在潮湿的环境也不容易腐蚀。”

那边格娃又从阿爸手里要回匕首,爱不释手的拿着它,又拿起自己那把对比了一下,小脸上马上出现了失望的表情。

“你喜欢它吗,格娃?”田致雨问到。

格娃狠狠地点点头。

“那我就送给你了,”田致雨说道。

格娃的眼神里马上闪现出惊喜,望着田致雨,说道:“真的吗?你真的送给我了吗?”

田致雨点点头。

格娃马上欢呼雀跃起来,巴音思鲁却说道:“不妥不妥,这么贵重的东西,格娃你不能要。”

田致雨看格娃小脸马上又耷拉下来,笑着说道:“没事儿的大哥,就是一个小玩意,我师父是个铁匠,他生前给我打造过好几把,送格娃一把不碍事儿的。”

很显然巴音思鲁也非常喜欢那把匕首,想了想也就没再拒绝。

格娃又接过田致雨递给他的刀鞘,小心翼翼的把刀放进去。

“格娃,你应该谢谢你致雨大哥。”

格娃马上正襟危坐,很严肃的对田致雨行了个半跪礼,道:“格娃谢谢致雨哥哥的刀,我会好好爱惜的。”

田致雨见他终于不再是陌生的脸,摸摸他的头,道:“一个小礼物,不用这么客气,你和你阿爸用这么好的酒和肉招待我,我也很感谢你们。不过这把刀子有点锋利,你用的时候小心一些。”

格娃又狠狠地点点头,把匕首抽出来又放回去,如是再三,显然是喜欢的很了。

……

酒足饭饱之后,田致雨和巴音思鲁继续聊着,格娃接受了田致雨的匕首之后也不再拘谨,变成一个小话痨。

田致雨拐弯抹角的打听关于这个星球的一切事情,巴音思鲁毕竟只是个山林里的猎户,能获取到的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不过好歹田致雨知道了汉语在这个星球上还是通用的,夷人也有自己的语言,绝大多数也会汉语。

有点神奇……

田致雨想到。

这晚田致雨也睡得很香,他拒绝了巴音思鲁让他睡在炕上的建议,执意睡在偏房。

这父子俩招待的已经非常周到了,他不好意思再占用人家的床。

第二天田致雨告别依依不舍的父子俩上路了,行囊里多了格娃硬塞给他的好几只风干的猎物。

很显然那只匕首彻底收买了小家伙的心,他恨不得让田致雨带几只自己家里的羊。

田致雨也答应过段时间来看他们父子俩,自己那么多设备还在降落的地方,还有冯思敬的坟墓,都是让他牵挂的。

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再回来。

有了巴音思鲁的指示,接下来的路田致雨就走得顺利的多了。

转眼间雪山到了头,各色各样的行人商贩也多了起来。

这天转过一个山脊,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空地。

沿着空地望过去,尽头是两山之间石头堆成的城墙,城墙外有成片的鹿砦,鹿砦后边是成排的栅栏,栅栏后有巡逻的士兵。城墙头是长长的女墙,上面也有来回走动的士兵。

远远看过去,城门上写两个隶书大字:云中。

终于到了……

田致雨没有直接进城,他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步枪和随身冷兵器都隐藏了起来。

此行还不知道结果咋样,万一对方不友好,这些东西怕是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他只带了冯思敬的密信和长枪进城,跟城门口的卫兵说明了一下情况,卫兵马上带着他进城,近乎一路小跑朝着长官的官署奔去。

田致雨也一路紧跟着,同时四处打量周围。

除了刚开始各处巡逻的士兵,在城里各处开阔地,还有成矩阵队列的士兵分别操练着。田致雨一眼看去,发现有长枪队,有大刀队,有弓箭队,还有三人一组、五人一组和七人一组分别训练的。跟他在军营训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让他一下子仿佛回到了部队。

很快到了官署,卫兵让田致雨等在外面,他进去通知,不一会儿卫兵身后跟着两个人出来,那两个人跟冯思敬一样,也是红围巾,想必级别应该差不多。

其中一个红围巾从田致雨手里拿过那只长枪,仔细看了又看,眼眶好像有点湿润,他把长枪递给另外一个红围巾,那个人也是看了又看,然后对着田致雨说道:“你亲眼见到冯将军遇难了?”

田致雨点点头,将当时的情景粗略描述了一遍,两个人明显控制不住情绪,几乎哭了出来。

当田致雨拿出那封密信,想要交给他们时,他们马上克制住情绪,其中一个对着田致雨行了个抱拳礼,道:“还是非常感谢田兄弟帮助冯将军,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不过这信我们没有权力拆开,田兄弟跟着我们去见指挥使大人吧。”

说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个红围巾在前,田致雨跟在后面。

一路上田致雨听他们俩自报家门,知道其中那个瘦高的叫张斌,精壮的叫武修敬,他们跟冯思敬同为云中城护国将军,三人年龄相仿,关系最好。

不久到了官署的最里边,张斌先进去,出来后带着田致雨进了内堂。

里边有两个人,坐着的那个年龄约么五十来岁,职业军人惯有的严肃表情,站着的跟他年龄差不多,两个人都着军装,一脸的威严。

张斌朝着两个人行了军礼,然后给田致雨介绍,先指着坐着的人说道:“这位是云中城指挥使施广英将军。”

然后又指着站着的人说道:“这位是副指挥史朱啸平将军,”

介绍完便跟武修敬一同安静的站在旁边,不再说话。

早习惯了各种重量级首长的田致雨,并不会见到两个指挥使就紧张,他将密信交给施广英将军,施广英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慢慢打开信,仔细的看。

看完之后他交给朱啸平将军,等到朱啸平也看完,施广英对田致雨说:“你把冯将军战死时候的情景详细的讲述一下吧。”

于是田致雨又把那天经过详细讲了一下,只不过步枪他给替换成了弓箭。

施广英和朱啸平两个人低声说了些什么,施广英转头问田致雨:“听你口音不像我东阳国,也不像那疏国,你是哪里人?”

田致雨又把打磨了无数遍的借口说给了他们。

施广英接着问道:“当时那般危险之下,你为何会出手相助?如果敌人不退兵的话,你也肯定必死无疑的啊?”

“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见冯将军在敌军之中来去自如,当真是我见过最英雄的一位,不忍心见他惨死于敌手,忍不住出手相助,没想到他早已是遍体鳞伤,我救了他一时,终究还是没有挽回他性命。”

这时候一旁的张斌和武修敬再次戚戚然,施广英和朱啸平也是满脸悲愤,施广英没有再说话,朱啸平开了口:“当时只剩下你们两个人,敌人为何又突然撤兵了呢?”

田致雨将路上遇到猎户父子俩的经过讲了一下。

施广英点点头,道:“我们密探消息,北夷大将军胡思巴确实突然暴毙,他们所有军队也朝着王庭集结。哎,以冯将军的身手,别说几千人,就算几万人也拦不住他,想必北夷哲别贝思八那一箭伤了冯将军元气,加上他绝不会丢弃那几百个兄弟,这才陷入那万劫不复之地。”

一屋子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施广英开口道:“这位田兄弟,我代表云中城八万将士感谢你帮助过冯将军,这封密信非常重要。”

接着他对朱啸平说,“朱将军,你带着田兄弟下去休息休息,等找时间我摆酒宴表示感谢。”

朱啸平施了军礼,走到田致雨身边说道:“田兄弟跟我来吧。”

两个人在前,张斌和武修敬在后,四个人出了官署,走了许久,来到了一片平房前面。

张斌和武修敬一脸诧异,张斌对朱啸平说道:“朱将军,为何来监狱啊?”

朱啸平没有理会他们两人,而是对田致雨说道:“非常抱歉田兄弟,在没有核实你的消息和你的身份之前,施将军和我只得委屈你先待在这里了。等我们密探去你说的地方打探过之后,我们再向你负荆请罪。”

说着瞪了一眼想要上前争辩的张斌和武修敬,示意两个人闭嘴并且退后,他对着迎上前的监狱负责人说道:“先把这位田兄弟安置在夷字号监狱,好生照看,不可怠慢了。”

说完不待田致雨和张斌武修敬说什么,径直离开了。

张斌和武修敬有些着急,两人要去找施广英讨个说法,田致雨制止了两人,说道:“身为统帅,责任重大,谨慎一些是对的,两位将军不必着急,等消息核实了我不就自由了吗?”

二人看田致雨不但没有生气,反过来倒安慰他们两个,更加的过意不去。

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件事儿两位指挥使做的没有错,他们再三向田致雨致歉,并表示一旦核实完,就大摆酒宴,替他接风。

二人亲自送田致雨走进了监狱。

所谓的夷字号,就是专门用来关押外国人的监狱。

田致雨没想到这云中城的监狱设施倒还挺不错,完全没有那种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情况。这里不但不拥挤,甚至还非常宽松,他住进的牢房里也仅有两个人。

张斌和武修敬又再三地道歉,不断嘱咐狱头好好照顾他,待到狱头再三保证,这才离开了监狱。

而狱头想,一个副指挥史,两个护国将军送过来的犯人,又再三嘱托,这肯定是哪位公子犯了点小错,不过来惩戒一下。

这种情况此前也不少有,对这种犯人,那得当大爷一样供起来啊。

果然,不一会儿狱头亲自抱着崭新的铺盖被褥,亲自帮田致雨铺好,又语言敲打同牢房两个狱友,又吩咐狱监再三,才小心翼翼的走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