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04章、英雄的葬礼

路人张无敌 / 2020-08-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不管怎样,先安葬了红围巾再说吧。

按照以前特种兵的传统,每一位牺牲的战友,都需要最高规格的葬礼。

他轻轻脱去红围巾的衣服,这才发现不但是虎口,他全身上下无数的细细密密的伤口都在浸血,几乎没有完整的肌肤了。

这样的伤口田致雨以前闻所未闻,难道是他刚才所说的被什么北夷哲别贝思巴箭气所伤?

田致雨用身上的水帮他擦净身体,又帮他把衣服穿好,找了个平坦的地儿挖好了坑,下面铺了好几层衣服,然后把红围巾的尸体放在里边,又放了好多衣服,然后埋了起来。

他刚要坐下休息,听到身后那匹本来一直轻轻踱步的马一声长啸,他回头一看,那马前肢下跪,然后慢慢地侧身倒下,浑身抽搐着,那双大眼还一直望着红围巾坟墓的方向。

田致雨赶紧过去,发现马身上好多处箭伤,也在不停地流血,眼瞅着它抽搐了一会儿,最后也安静了下来,只是那双大眼依旧瞪着。

田致雨眼眶有点湿润,这样的人这样的马,很难让人相信都是真的。

他帮助马儿闭上了眼,又回到红围巾坟墓前,深深鞠了三躬,然后坐下,掏出红围巾给他的那张地图,打开来细细地看。

这地图绘制得非常详细,山川河流城市乡镇都用不同的符号详细标注着。

田致雨只看了几眼就确定这不是历朝历代里曾经出现过的地方。

虽然也有长江黄河这样熟悉的河流和长安洛阳这样大名鼎鼎的城市,但是它们在地图里的流向、位置以及周围的山川河流,都跟他印象里差别非常大。

比如他身后长长的东西走向的雪山叫做天山,但是地球上真实的天山在新疆,这里明显不是新疆。

而且过了雪山就是一直延伸到大海的长江,这里长江的走向近乎西北到东南,跟地球上那条长江也是截然不同。

这张地图上标注国家符号的有四个。

雪山以北两个,被一条南北的大江分成两个,这条江叫做北江,北江以东的国家叫做东夷国,北江以西的国家叫做北夷国。

天山以南同样也有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以长江为界,长江以西的是东阳国,长江以东的是疏国。

他又看了看主要城市的位置,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长安城位于东阳国西北的方向,但是下面有小字标注,显示这座城市已经荒废了。

而洛阳是东阳国的首都,位于东阳国两大主要河流洛河和渝江的交叉处。

此外地图里还标注了很多军事据点,比如红围巾临死前提到的云中城,并非是一座居民城市,而是一座军事守城。

由于还没办法弄清楚他现在在地图上具体的位置,所以也没办法估算距离云中城有多远。不过看红围巾和他的士兵殊死搏斗的状态,想必还是不太近的。

收起地图后他又看到红围巾的长枪还在自己身边,他试着拿起来。

这支长枪沉甸甸的,少说也有三四十斤。枪身是用上等的柘木做成,可能沾染了太多鲜血,通身成暗红色。

他轻轻擦拭枪身,看到两行篆刻的小字,仔细辨认发现上面写着:

奉旨敕造扬威诛远长枪,江南道冯思敬自用。

原来红围巾叫冯思敬啊。

于是他找来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仔细刻了冯思敬之墓几个字,认真地竖立在他的墓碑前。

这样的英雄,不能埋没的寂寂无名。

也许能到了云中城,完成任务之后,守城将领还会回来收拾他的尸骨吧。

他将长枪擦拭得干干净净,带着它去云中城可以作为关键信物。

他又走到刚才双方激烈交战的地方,仔细搜索了一下,找了几身还算干净的衣服和一些干粮,又在还能站立的马匹中找了两匹马,换了自己的衣服,收好步枪,装备了一些弓箭,按照冯思敬指的方向上路了。

这一路田致雨也不快赶,他一边走一边仔细观察这个跟地球有点类似又有很大差别的星球,不到两天就基本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沿着雪山一路走下去,沿途大都是荒芜和苍凉,偶尔能看到牛羊和马匹,但是看不到放牧的人。

田致雨大多时候也有意避开放牧区,他现在算是身怀机密,而且在敌国,能保持低调就保持低调。

这天天色渐晚,身后遥远的天际已是满天晚霞,映照着整个草原也是金黄一片。

远处的山川河流,近处的林木草丛,都呈现出绝美的静谧。

加上周围此起彼伏昆虫的叫声,微微凉的风,田致雨好像置身于一幅画中一样。

走着走着田致雨看到不远处一只兔子,双手捧着草正在吃。

吃了两天行军干粮,眼前这只吃秋草正肥美的兔子正好可以用来改善伙食。

他拿出弓箭,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眼看着就要射中那只完全没意识到危险的兔子,这时候从另一个方向树林里同样飞出来一只箭,几乎和他的箭同时射中了兔子。

田致雨连忙戒备,朝着树林望去,不一会儿从里边走出来一个牵马的汉子。

他不疾不徐地朝着倒在地上的兔子走去,边走边朝着田致雨招招手,示意他也过去。

田致雨看那人似无敌意,于是就跟着过去了,走近看那人中等身材,脸上络腮胡子,加上天色较晚,看不清年龄。

他腰间挂着一只野兔和一只野山鸡,身后的马上还挂着一只鹿,想来应该是个猎户了。

那人先用不知道什么语言叽里咕噜跟田致雨说了一通,见田致雨没听懂,笑了笑,转用汉话说道:“年轻人你是南边过来的?东阳国还是疏国?”

田致雨用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回到:“我自幼跟着师父在深山老林隐居,并不算任何一个国家的人。这次出门打猎,不小心迷了路,请问大哥,这里是哪里呀?”

猎户捡起兔子,将自己那只箭拔了下来,然后把兔子扔给田致雨,指了指自己腰间,示意自己已经打了不少,这只归他了。

“那你也算半个猎户了,怪不得箭法不错,”他擦了擦箭头,放回背后的箭囊,接着说道:“在草原上迷路了可不是好事情,再过个把月就该下雪了,那时候没有草原生活经验的人想活下来可不容易啊。这位兄弟跟着我走吧,今晚住我家,明天给你指路。”

田致雨心想自己身手对付这个猎户也够了,加上他语言真诚,于是答应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